姬王子,情人節賀❤

CP砂鍋丸子/姬王子

設定是短髮布列x黑國王,R18有。

劇情正經向,標題就隨意了w(欸)

by哩哩&夏嚇







踏進充盈昏紅光線的大殿,那張顯得氣派的王座上的人闔著眼睛。

任憑鞋跟叩在黑曜色的磁磚上響亮迴盪在空曠的空間,一步一步縮短距離,清脆的聲音直到他踏上鋪著絨毯的階梯才被悄悄吞沒。

「就不擔心是刺客嗎?」低聲說道,有實在的譴責味道。

座椅上的君王依然沒有睜開眼皮,但他伸出手,劃破他們之間的空氣,碰到披風的邊緣時將它撥了開,指尖相碰時確實有溫度悄然傳遞,他握住他的手。

「太慢了。」

「那還真是抱歉啊,古魯瓦爾多。」回握住探尋過來的手,他無聲微笑:「你這是不想看我的意思嗎?」

「帶我回房間。」君王沒有回答問題,只如斯命令道。


***

他一路都閉著眼睛,讓布列依斯牽著他走,並肩的他們沒有因為腳步節奏的不和諧而停頓過,一路上非常順遂,偶爾有幾個王宮的侍女經過他們身邊,彎腰向他們行禮——即使他們的國王現在閉著雙眼。

王宮的格局並沒有改變,布列依斯憑著依稀的記憶領著隆茲布魯的王回到寢宮,在進門時古魯瓦爾多出聲譴退了門口的侍衛,古魯瓦爾多依然讓他牽著,神情平靜的閉著一雙眼睛,布列依斯帶上挑高的門板後,古魯瓦爾多反施了力道將人帶至一組高貴的高腳沙發椅前。

房間有一片鑲著精緻雕花框的玻璃窗,透進淺金色的微光,古魯瓦爾多坐在椅子上,光暈從他背後灑過來,瓷白色的皮膚在陰影裡也顯得非常清透。布列依斯落坐在他身旁,捧起他的臉。

記憶裡不曾變過如一對晶石的鮮紅眼睛,一點一點映在布列依斯藤紫色的視野裡,那雙紅色眼睛裡頭平淡的情緒隨著視線的展開染上一絲絲困惑,然後是一丁點的訝異。

古魯瓦爾多還未表明任何意見,布列依斯率先封緘了君王淺色的薄唇。


***

布列依斯的手依然是溫暖的,古魯瓦爾多一向微涼的皮膚隨著對方探進衣內撫觸他身軀的手漸漸升起了溫度,點起欲求的漣漪,一圈一圈擴散出去。他使勁咬了一口布列依斯的下嘴唇,一如以往不慎溫柔的扯開對方還完好的衣扣,而布列依斯對於他的行為總是會有相應的報復。

輕輕笑了一聲,布列依斯連帶他被褪至腰際的衣袍將人攬起來,推上那張看起來就過大的奢華床鋪。

擁抱、親吻與愛撫不曾停歇,淺色的陽光拖了淡淡的陰影糾纏在潔白的被褥上;古魯瓦爾多屈起修長結實的腿,讓喘息和沉吟聲自喉頭滾落至床畔,他在他面前不需要掩飾也不需要偽裝,在布列依斯手中解放同時,仰起頸脖低聲嘆息。

布列依斯撫摸他熱燙的臉頰,在沙場凌厲的那雙鷹紫眼睛對他透著很是柔軟的情緒:「緊張嗎……?」

他對於他的問話感到可笑,對於他,他從來不會緊張,只有想不顧一切將他擁入懷裡的躁動與欲望罷了。矇矓起來的視線直勾對方盈滿逐漸複雜的晶紫色,古魯瓦爾多將人拉近了點,翻身壓在他身上,看著布列依斯帶著淡淡的笑容,任由他乖張的跨坐在他的腰際上。

布列依斯攬過他的頸,細碎的吻落在唇上,如同雨滴降至乾旱許久的地,古魯瓦爾多的唇瓣發燙,貪婪的吸吮他口腔中的涎液,感受到布列依斯長期握劍的繭摩娑著自己的耳殼。他停下親吻,對著耳後的耳釘撫著輕笑:「你這樣我怎麼親你耳朵?」

「嗯,你可以親其他地方。」古魯瓦爾多漫不經心的回答,並不是很想浪費時間將鮮紅色的耳飾取下,他的唇又湊了上去,不給他有廢話家常的機會,這王室太過沉寂,每分每秒都在消磨他的靈魂與增長對他的思念,久違的碰觸已占據他所有的注意力,聊那些枝末細微的瑣事……太無趣了。

他享受著他的主動,手指順著君王的背脊下滑至尾椎,他知悉他每一處的敏感帶,只是輕輕觸撫就引來身上人的微微顫動,很快就重燃了對方半身的慾火。

耐著自己的衝動,一向是布列依斯的溫柔。他手指試著探入他的後方,異物侵入的感覺並不好受,布列依斯親吻他微微蹙起的眉頭,盡量將手上的動作放的輕緩,好讓對方能慢慢適應。古魯瓦爾手心都濕了,搭著對方的肩輕輕喘息,感受體內那若有似無的搔刮。

明白雙方都即將無法按耐情潮的發展,布列依斯直起上身將存餘的衣物卸去,又摸摸他的臉頰,拇指拂過淺灰色的眉毛,出聲安撫:「再等一下。」

對於這樣的安撫他表示嗤之以鼻,要說誰比較急,還不見得是他這邊呢。他搖搖頭:「可以了。」

「還不行。」

「婆婆媽媽做什麼。」古魯瓦爾多拉起他的手,輕吻他的掌心,股間抵著的東西熱得讓人失去理智,高溫卻不灼人,然後他凝視著他的雙眼,微微一笑的將重心落下,如此的胡鬧亂來,只為了看他表情瘋狂的瞬間。

被內壁緊縮包圍的快感讓布列依斯的齒忍不住咬住了唇,卻還是抑不住喉頭的低低呻吟。但強逼硬碰是要付出代價的,古魯瓦爾多的表情皺成了一塊兒,似哭非哭的樣子,心裡卻十足開心的很──那怕只是一點點,只要激發布列依斯帶有感情的表情,都會讓他有種勝利者般的快感,如同麻藥讓人著迷。

待強烈的快感過後,布列依斯第一句的開口不是責備,而是帶著關切:「會痛嗎?」他問,語氣帶著一絲不穩,卻竭力的讓自己聽起來沉穩。

「不會。」他額頭抵著他的額頭,堅挺的鼻尖相互摩娑,雲淡風輕的回答,可是攬住他肩膀的背膀微微發抖著,洩漏出他的逞強。

太久沒有擁抱彼此,已經不太習慣進入時的痛楚,又或許是久違的親密使他們過於急躁,布列依斯捧著他的臉頰,再度細細親吻古魯瓦爾多的唇,小心翼翼地如同對待珍寶般,藉此轉移他疼痛的注意力。

彼此貼著對方的胸膛,薄薄一層細汗濕了背脊,與此不疾不徐地親吻完全相反的節奏是那急躁的心跳,如此有力的讓人感受到對方活著。布列依斯感受到對方的身體已經不是那麼的緊張,稍稍舒適了點後,出聲警告:「等你習慣一點我們再......」

話還沒說完,就像是故意要唱反調似的,古魯瓦爾多先行動了一下,布列依斯被打斷了思緒,悶哼一聲,隨即壓下那人的臀瓣:「別自己動。」

古魯瓦爾多笑了,他一向覺得有些狼狽的布列依斯有趣。他的十指埋進布列依斯的後腦,在他耳邊輕聲叫喚,帶著自己都沒有查覺的一些依賴:「布列依斯。」

「嗯?」他一如往常的給予回應,等待他的下一句。

「變短了,刺刺的。」他指的是長年搭在腦後的批肩長髮,以前都是柔軟細滑的觸感,這還是古魯瓦爾多第一次感受到他髮尾微翹、刺激指尖的感覺,十分新鮮,他的指尖忍不住又觸了幾下,腦袋被手指輕輕按揉的感覺讓布列依斯發笑。

「不喜歡嗎?」他的聲音低低的在他耳邊響起,很沉穩,帶著一點笑聲,整個耳膜都震盪著他的溫柔,就像是這個世界只剩下他與他。

他閉上眼,將他攬入懷中,感受布列依斯的牙齒輕囓著他的鎖骨,種下屬於他的印記,難得大方與坦白:「喜歡。」

不管你變成怎樣,只要在我身邊,我都喜歡。

他開始說些不著邊際的話,對於做出幾分鐘前自己還嗤之以鼻的行為毫無矛盾之感,而對方或笑或答,或是對他的身體做些什麼以示反應。

你接下來想做什麼?不知道呢。

梅莉雅呢?她安息在故鄉了。

你回去過了?布列依斯的嘴唇輕輕摩娑在他的胸前,柔軟的舌碾了碾他發紅的乳尖。

留下來?

古魯瓦爾多動了動腰部,又隨即被按下,他有些不滿的瞇起眼睛,原先試圖轉移的注意力馬上又被布列依斯給掌握回來,對方湊上來吻住他偶有聒噪時候的嘴,刮碾他的口腔,看似阻止他引火的舉動,卻在下一刻間握著他的腰間律動了起來。

是的,布列依斯的報復總是有些突如其來,但總不會落在古魯瓦爾多的預期之外,他毫不掩飾的將欲求和饜足的感受呻吟出聲,他將他剪齊的銀白鬢髮撥開,喃喃著他的名字縈繞在布列依斯的耳畔,對方親吻他的嘴角,像是在安撫又似是給予獎勵。

「……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的晶紫色的眼睛幾乎要瞇成一條線了,他正抱著這位君王的身體,這簡直是膽大包天的行為——即使對方正扭著腰迎合他逐漸激烈的動作,他無可奈何的勾起嘴角,舔試嚥下對方從眼眶裡滾落的淚滴:「你啊……」

「……啊……再、嗯——」視線一個旋轉,布列依斯將他又放倒回床上,並且高高勾起他的腿,未曾停歇的親吻如蜻蜓點水般的游移在燙紅的臉龐上,卻未遏止古魯瓦爾多帶著哽咽的放縱音節,他還喃喃念著他的名字,糊成一團的視焦成了水塘底的紅石,縱情的君王抓撓情人的肩部背部,留下深深淺淺的紅。

在凌亂不堪的皺褶間陽光悄悄從淺金色漸層成金橘色,被褥緩緩被拉的平整了些,埋在被窩裡的人還在親吻彼此,額頭、鼻樑、嘴唇、肩頸、胸膛,掌心下的皮膚還在微微散著情熱的溫度,古魯瓦爾多又刻意的動了動身體,惹來藏笑的怨懟:「唉,你安分點……」

他又摸了摸他的後腦,像個孩子一樣讓手掌貼著對方的髮根然後往上撩撥,布列依斯的頭髮還是一樣柔軟,又因為修剪後多了新的觸感,以及撥弄後會有不同的型態出現,重複這樣的動作玩了幾次後被捉住了手,接著是親暱的吻落在分明的指節上。

君王打了個淺淺的呵欠,攬著他的人笑說終於知道累了嗎,他沒有回嘴,但是霸道的緊摟對方的腰際,將已經被好好梳洗過的,變得溫順的腦袋埋進布列依斯的頸窩。


***

醒過來時,天鵝絨的窗簾拉得密實,古魯瓦爾多眨眨眼睛,他一如以往非常迅速的適應了黑暗,緩緩坐起身來時懷裡有個東西滾落在手邊,他將圓柱型的物體拾起來握在手中,玻璃質感上頭留有被窩的餘溫,裡頭有似乎有一綑淺色的繩狀物。

「會餓嗎?」房門被打開,布列依斯端著一盤東西進來,他讓長廊上的燈光照進房間,等古魯瓦爾多適應了光線才將華麗的水晶燈切開。

手中的確實是一只玻璃長管,裡頭的是繞了結的銀色髮絲。

「另一份我放在梅莉雅那裏了。」布列依斯湊過來坐在他身畔,古魯瓦爾多手中的玻璃管靈活得繞了個圈,抵上布列依斯的喉嚨。

「就這麼點東西想打發我?」語氣裡卻沒有字句上不屑的氣息,布列依斯搓了搓古魯瓦爾多別了耳飾的耳垂,將對方散開的髮絲撥至耳後,站起來走回雕花的圓桌前,將從侍女手中轉接過來的食物一份份揭開來。

「我以為是你想打發我呢,」布列依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拿起鑲銀邊的平碗,舀了一口裡頭的清湯嚥下,才端至還坐在被窩裡,把玩玻璃管的君王面前,「喝嗎?」

君王輕哼一聲,在遠道而來的故人的服侍下進完一餐。

古魯瓦爾多似乎一點離開床舖的念頭都沒有,因此他們繼續裹著厚軟的棉被倚在一起,聊些有的沒的,說布列依斯的以前,說古魯瓦爾多的現在,卻唯獨沒有談他們的以後。

意識即將接近模糊的邊緣時,古魯瓦爾多拔開了玻璃管的軟木塞,裡頭的髮束滑在手心上,他靠在布列依斯的頸窩邊,那裏現在少了手心上有的一絲絲微癢觸感,多了一分身體自然散發的暖度。

等待古魯瓦爾多的呼吸變得深緩而平穩後,布列依斯才將自己的髮束又放回玻璃管裡頭,將其放置在一邊的櫃子上。

能攬著彼此沉入夢鄉的夜晚十分寧靜。


***

「布列依斯。」抬眼,盛裝的黑曜色君王睜著一雙深沉又清透的紅眼睛凝視著他,「活著來見我。」

揚起的笑容一貫的自負,又比起從前少了些負擔的沉重感,他昂起下顎:「當然。」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2014.02.14 | | 留言(0) | 引用(0) | 嚇嚇是人森淫家☆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

啪咑啪咑

Shashaoooop

Author:Shashaoooop
一顆馬鈴薯的土坡

羅亞特先生俱樂部本會♪

也許是個會被遺忘的小角落
也許是個和小天使一起縮著的溫暖被窩

謝謝來訪,歡迎指教
ヾ(*´∀`*)ノ

Unlight中毒役
主食砂鍋丸子
皇帝與哥哥推廣中

馬鈴薯食用手冊

腳印子

來和我一起走吧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Plurk

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