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王子,校園趴囉之清純助教騷教授(誤

光影組

依然是閒聊出來的校園趴囉

煩(騷)王子出沒請注意,還是有的S姬(???,應該算是的r18(咦

新的一天來臨,我要繼續和哩哩創造新世界!!!(何










1.
會成為古魯瓦爾多的助教,說起來真的是莫名其妙。

他和古魯瓦爾多是高中同窗,古魯瓦爾多在班上是出了名的孤僻,雖然沒有到不合群的地步,但是總是很安靜。

當時他和古魯瓦爾多比較熟識也只是因為他們抽籤抽到同寢室,古魯瓦爾多差勁的生活習慣讓布列依斯非常的頭痛,他們因此結下了一段孽緣。

畢業後,古魯瓦爾多就銷聲匿跡了,手機換了,布列依斯也沒有他家裡的電話,更別說那傢伙雖然很宅,卻從來不用網路的通訊軟體設備。

布列依斯經由努力到了知名的大學當了助理教授,就在他工作的第二年,生物系特聘了一位新的教授進來,說指名要他當他的助理。

研讀法學的布列依斯看著公文皺眉皺了老半天,到底為什麼一個生物系的要找他當助教?去問了校長只得到了對方說不得推拒的答案,校長拍著他的肩膀告訴他如果真的不願意就直接去他面前說明吧。

於是布列依斯抱著滿腹疑惑敲響了還未掛上門牌的研究室。

「進來。」

這聲音,有點......熟悉。

布列依斯開門進去,只開了一盞小桌燈的研究室裡亂七八糟的堆滿了紙箱和標本。

坐在桌前的人用身體推開椅子,轉了過來。

「唷,好久不見了阿,布列依斯。」

在看到那個在高中宿舍裡老是把髒衣服往他那裏塞的室友對他堆著那張同學從來不知道的惡劣笑容的時候,布列依斯在心裡暗暗罵了一個髒字。


--by夏嚇




2.
「古魯瓦爾多,起來!要去上課了!」

趴在工作臺上的人就算耳朵被使盡力氣擰著也毫無所動,可見正和周公專注的下棋。

於是,新上任的助理教授布列依斯所負責的第一件課堂正式工作——「同學們不好意思,由於古魯瓦爾多教授身體不適,今天停課一堂,補課時間會再另行公布,另外其他選課加簽事宜也延至下周。」

回去之後,布列依斯從古魯瓦爾多被排的整齊的書架上抽出『基礎生物學』。

——但是,布列依斯暗暗在心理下了個決定,如果古魯瓦爾多下一堂課前再睡死的話,他就要直接把這傢伙屁股下的椅子直接踢掉!


--by夏嚇



3.
「古魯瓦爾多,起床,該去上課了。」布列依斯坐在床邊,使勁地搖晃著躺在床上的人,還不忘把領帶一絲不苟的繫好,有些焦慮的望了眼時鐘,深怕來不及一早的授課。

「我睏,你幫我去上。」床上的人從棉被上鑽出一顆頭,平時有形的頭髮此時變得有些凌亂,他毫不掩飾地大方露出一片潔白的背脊,上頭遍佈著點點紅斑,顯示出昨晚放蕩的痕跡。

布列依斯記憶不自覺的回想起昨晚,臉霎時有股熱氣冒上,又幫古魯瓦爾多拉好了棉被蓋住那些令他感到不自在的紅斑,皺眉抱怨:「我不會你的專業!再說是你領薪水我工作,這樣對嗎?」

「可是我動不了。」
「..........」
「是你把我弄成這副模樣的喔。」
「..........」
「桌上那台筆電裡有上課檔,照著文字唸給他們聽就好了,謝謝。」
「..........」

古魯瓦爾多銳利的雙眼此時瞇成一條線望著無限沉默的布列依斯,裡頭帶著滿滿的邪惡笑意。

然後他很滿意的看著徹底挫敗的對方起身去拎筆電,接著似乎為了宣洩般將大門重重摔上後,再度鑽進被裡睡回籠覺了。



由於是早上第一節課,布列依斯在空無一人的教室準備著教材,才陸續開始有學生拎著早餐走進來和他道早。

不太新的筆電吃力地運轉著,布列依斯坐在椅上靜靜等候,然後在教室坐滿七成學生時電腦才叮的一聲,螢幕亮起。

一位女學生拿著隨身碟,走到他面前,剛好在這個時間點轉移了他的視線:「助教,我想補繳上次沒帶的報告。」

唔,公用電腦就是因為這樣才會運轉吃力的吧,太容易中毒了。盤算著晚上要重灌的布列依斯接過隨身碟應了聲好,視線才轉回電腦螢幕前。

然後,他的瞳孔瞬間縮放了一下,就連握住隨身碟的手也差點將東西給掉了下去。

「怎麼了嗎?」年輕的學生感受到他瞬間僵硬的氛圍,忍不住想湊上去看助教到底看到了什麼東西,布列依斯卻先行一步狠狠的蓋上筆電,發出很大的啪聲。

他環視教室裡盯著他的一雙雙眼,罕見的說話沒有平時的平穩與流利:「各位同學,我臨時想到我有個會要開,這節課先自習。」

然後迅速的收好東西跑出教室,留下面面相覷的學生們。

要是剛剛先接好轉接頭,螢幕畫面播放到投影牆上的話......布列依斯完全不敢想像那個後果。

本該是藍天綠地的電腦預設桌布,被換成了半赤裸的兩人親密擁抱的照片,一旁的空白處還被拙劣字體加工寫著:『我能幹的助教:感謝一早代課,請幫我帶早餐回來。你親愛的boss敬上』

到底是甚麼時候拍的???到底是甚麼時候換的???

布列依斯的情緒終於在走出校園時徹底引爆:「古魯瓦爾多,你這個混蛋──!」


--by哩哩:王子精神攻萬歲(嚼



4.
他明明一滴酒都沒沾,卻好像醉茫了一般。

「對......慢慢的,嗯......」

下腹忽疼忽癢的搔人感觸來自聽從指示的人有些笨拙的唇舌,古魯瓦爾多瞇起一雙鮮紅色的眼睛,勾起唇角,手按上他的助教的肩膀。

抬起修長的光裸的腿勾纏起布列依斯的腰際,把彎著身的人帶起來。

布列依斯一手撐在古魯瓦爾多兩側桌面,微微前傾好讓古魯瓦爾多捧著他的臉熱烈親吻。

「哼嗯......」

布列依斯感覺很詭異,映在眼簾裡的面容明明是因為自己手上的動作而通紅,為何覺得不好意思的會是他自己呢?!這麼想時,被引導擼弄對方性器的手不禁加快了速度,古魯瓦爾多仰起下顎發出低低的沉吟聲,溢滿慾望。

古魯瓦爾多看向他,微微張著嘴,他還在笑,笑得很得意,他伸手解開他白淨襯衫的釦子,然後抱著他的脖子靠過來,貼上他半露出來的胸膛。

「吶、再來啊……」

耳邊一字一字都是令人害羞的話語,布列依斯忽然理解了——被攻陷的才不是古魯瓦爾多,是他自己啊!



--by夏嚇:清純助教的第一次(嚼



5.
古魯瓦爾多教授的助理請了一週的假,來課堂上課的學生們沒有半個注意到他們的教授在這七天裡面都準時來授課是一件多麼不可思議的奇蹟。

「下課。」清冷低沉的嗓音平板的宣布,交代小老師把電腦和課本等等雜物收好拿到他研究室放後,古魯瓦爾多兩手空空走出教室。

拎著黑咖啡,古魯瓦爾多覺得寒風中陽光有些刺眼,並且感受不到任何熱度,照理來說他應該要回到有暖氣的研究室窩著,做任何他喜歡做的事——但是他現在卻一點也不想回去,然而,他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想做什麼,想去哪裡。

掏出手機,古魯瓦爾多盯著待機狀態的手機幾秒鐘,又用力塞回口袋裡。

最後,他決定回家睡覺。



一路從早上十一點躺到傍晚六點半,古魯瓦爾多瞪著眼睛。

該死的,為什麼睡不著!

躺到脊椎都痠麻了,還是一點睡意都沒有,古魯瓦爾多氣惱的把自己埋在棉被裡縮成一團。

「……」
「………」
「……………」

——六天,六天了,為什麼一封簡訊都沒有……

就在古魯瓦爾多終於承認了焦躁的原因時,空曠的屋子傳來鮮明的喀搭聲。

「——古魯瓦爾多?古魯——瓦爾多——你在嗎?」

應該明天才會出現的聲音從縫隙鑽進棉被裡,古魯瓦爾多的心臟瞬間急促收縮了一下,他緩慢地從棉被裡探出頭。

沒有多久房門就被打開了,已經褪下厚毛大衣的布列依斯直直走進來。

「噢、你……在睡覺?吵到你了嗎?」布列依斯走過來在床邊坐下,拿下手套很自然地就貼上那顆從棉被冒出來的頭。

「……沒有。」

「沒有?」布列依斯皺皺眉頭,古魯瓦爾多並沒有發燒,「啊、你沒看到我發的Mail嗎?我的手機沒電了,沒有帶充電器去……」

是了,古魯瓦爾多教授的信箱平時都是助教在管理的。

古魯瓦爾多忽然覺得一切都很荒謬,他又聽到布列依斯說:「梅莉雅的病情穩定很多,再休養幾個月應該就可以了,那邊有……有人會照顧他,嗯。」

「所以你就提早回來了?」

「嗯,但是當然很想一直在那邊陪梅……」話還沒說完,古魯瓦爾多忽然抓住布列依斯的手用力一扯,布列依斯想當然耳的被拉倒進床舖裡。

接觸古魯瓦爾多鮮紅的瞪視的時候,布列依斯先是莫名了一下子,然後笑了出來。

「你……該不會是想我了吧?」話出口的同時古魯瓦爾多用力地咬了他的掌心肉,留下一圈發紅的痕跡。

掀起棉被,布列依斯跟著鑽了進去,他攬過古魯瓦爾多的腰際把人帶過來。

「是梅莉雅要我早點回來的喔,」他親了一口古魯瓦爾多的額頭,「因為我跟他說,哥哥在這裡有一個重要的人在等梅莉雅來認識。」

布列依斯看著古魯瓦爾多的耳朵漸漸泛紅,滿意的揉了揉埋進自己懷裡的灰色腦袋。



--by夏嚇:等等助教你那什麼求婚宣言(大誤,恭喜助教扳回一成(X




6.
晚間,布列依斯與古魯瓦爾多待在各自的房間——正確來說,古魯瓦爾多的是布列依斯花了一整天的假日清出來的雜物間,雖然現在還是像個雜物間般堆滿各種物品。

布列依斯的家不大,但是是一間五臟俱全的房子,應該說,由於布列依斯良好的生活習慣,這個家被打理的很有條有理。

電話響了,布列依斯理所當然地起身,他一點都不指望古魯瓦爾多會做任何家務事——更何況,這裡也不是他的……

『請問古魯瓦爾多在這裡嗎?』電話那頭是聽起來溫婉有禮的女性,應該有年紀了,布列依斯暗暗覺得驚奇,竟然有這樣的人要找古魯瓦爾多。

禮貌的請對方稍等,布列依斯把無線電塞到一臉不甘不願從研究中抬起臉的古魯瓦爾多手裡。

「講完記得把電話放回原位。」小聲提醒,布列依斯便重新回到崗位批改民法課堂的作業。

布列依斯很快就進入狀況,非常專注地把學生的作業修正錯誤、標上附註及書寫評語,花了不少時間,再注意時間時已經是午夜了。

「已經這麼晚了啊……」即使這麼說,另一間房的人通常也還未休息,總是很聚精會神的在鑽研他喜好的那些東西,和平時輕浮散漫的樣子十分兜不起來。

收拾桌面切掉檯燈,布列依斯走到原本是雜物間的房門口,卻發現古魯瓦爾多人不在裡面。

似乎也沒在洗澡,布列依斯皺了皺眉頭。

「怎麼這麼早就睡了?」果不其然,古魯瓦爾多正窩在自己的寢室,大喇喇地捲著他的棉被。

「……」古魯瓦爾多難得的沉默起來,眨眨眼睛,布列依斯從他冷淡下來時清滄的側臉嗅到一股淺淺的陰鬱,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你還沒洗澡吧?去沖個澡換一下衣服再睡也比較舒服不是?」布列依斯拍拍推推鼓起來的棉被球,像是在哄小孩。

然而古魯瓦爾多還是沒反應。

布列依斯又催促了幾句還是沒用,只好自己先行去洗漱,沖了熱水澡後非常舒服,花了不少時間吹乾一頭細軟的長髮,布列依斯回到寢室使盡力氣把古魯瓦爾多佔著不放的棉被揪了一半出來,終於跟著鑽進去。

從各種沒反應知道對方罕見的鬧起彆扭,布列依斯從後面把意思意思掙扎了幾下就放棄的人抱在懷裡。

「到底怎麼了?」
「……」
「不說我就要睡了喔?」
「……」
「……」
「……是那通電話嗎?」

古魯瓦爾多的身體不甚明顯的縮了一下,但貼著對方整個背脊的布列依斯感受相當鮮明。

對方還是不肯說,布列依斯哼了口氣後開始啃咬對方的耳尖,耳蝸到耳垂,接著帶著濕熱氣息的唇瓣貼上古魯瓦爾多敏感的後頸。

「……是我媽……」細蚊般的聲音在被窩裡放大出來,布列依斯停下看似騷擾實為逼供的行為。

這答案實頗令人意外,總是我行我素的古魯瓦爾多竟然會因為母親的一通電話憂鬱成這樣,原來這傢伙也是有可愛的地方啊,布列依斯想著這學期以來被古魯瓦爾多或惡整或調戲的各種夢魘般的日子。

「是什麼事?」

古魯瓦爾多又不說話了,布列依斯嘆了口氣,他忽然大力的掀開棉被,把人給架坐起來。

「幹什麼!?」
「你還沒洗澡。」布列依斯說得非常認真。
「我要睡覺!」
「是嗎?我看起你好像沒有很想睡的樣子,一直在想奇怪的事情。」
「……」古魯瓦爾多斜眼瞪了布列依斯。

「難不成要我幫你洗?」布列依斯收緊抱在對方腰部的手,有意無意的摩娑,他湊到對方耳邊,緩慢地吐出溫熱的字句,「我們可以到浴室慢慢說……你媽媽的事。」

古魯瓦爾多的臉頰和耳朵瞬間紅透,他用力推開布列依斯,迅速的爬下床。

「……」目送古魯瓦爾多難得一見的狼狽背影,布列依斯捏捏被對方撞得有些生疼的手臂,笑得很是無奈裏頭附著濃濃的寵溺味道。



--by夏嚇

場外小劇場:
哩:媽媽:什麼時候把老婆帶回來給我看?
嚇:這有什麼好煩惱的嗎www快颯爽拎布列回家wwwww
哩:王子:我還沒逆推成功(´;ω;`).....
嚇:教授你自己不自重勾引人家的居然還肖想逆推(幹嘛這樣
哩:教授媽你知道自己兒子很騷ㄇ(ry


自從N1卡出來後跳躍式進化成又煩又騷的古魯瓦爾多、從逆境中學習如何駕馭爽爽被養的王子的布列依斯、努力欺負布列依斯的哩哩以及努力讓少女王子回歸的夏嚇下台一鞠躬。(煩←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2014.01.19 | | 留言(0) | 引用(0) | 哩雨嚇小劇場❤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

啪咑啪咑

Shashaoooop

Author:Shashaoooop
一顆馬鈴薯的土坡

羅亞特先生俱樂部本會♪

也許是個會被遺忘的小角落
也許是個和小天使一起縮著的溫暖被窩

謝謝來訪,歡迎指教
ヾ(*´∀`*)ノ

Unlight中毒役
主食砂鍋丸子
皇帝與哥哥推廣中

馬鈴薯食用手冊

腳印子

來和我一起走吧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Plurk

月曆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