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題,10.你的手還是那麼冷(姬王)

Author:哩哩
*砂鍋丸子cp向*


推薦BGM












年輕時的古魯瓦爾多很不擅長辨識溫度所造成的冷暖。

在他還很小很小,拼命使力小手才能勾到大人肚臍的年紀,他還記得那天,窗外正飄著靄靄細雪。

女侍忙著將衣服一件又一件往他身上搭,古魯瓦爾多只需負責立正站好舉齊雙手成個十字架,任憑衣服一件又一件的在身上比畫,而他圓圓的雙眼始終都盯著窗外那一點點飄落的白,被深深的吸引著。

好半天,小小王子終於被打扮得人模人樣,女侍問過身邊其他一同服侍古魯瓦爾多的同伴,大家總算都覺得夠體面可以見人後,開口詢問:「殿下,還覺得冷嗎?」

這聲殿下叫得很生疏,叫得很尊敬,叫得很冷漠。小小王子沒有注意身上穿著什麼樣,抬起頭四處張望,想要尋找什麼人似的;他紅色的瞳孔一一掃過眼前的人,卻沒有一位肯蹲下和他視線平行,好好的抱一抱他,喚他一聲古魯瓦爾多。

大家都在等待,等待這位「殿下」滿意後,結束這份「工作」。

「冷。」他下意識的回答,帶著一點點孩子本能尋求的音調,然後嫩嫩白白的小手才剛伸出,幫他打扮的女侍就立即轉過身,朝其他人喊:「把上次那件深藍色絨毛大衣拿來。」

他的手又悄悄縮了回去,動作低調的毫無痕跡。

古魯瓦爾多的房間登時又熱鬧了起來,只有他是靜止的──靜止當個十字架、紙娃娃。

終於,他在換過第二件外套後感到厭煩了:「我熱了,這樣就好。」

女侍的動作停了下來,拿著剛脫下的外套盯著小小王子瞧,猶豫著要不要停止,他現在穿得可比第一次還要單薄。

然後門外的侍衛推開了門,皇妃披著一身華麗溫暖的獸皮斗篷,前來看她的三兒子。

「還沒幫古魯瓦爾多穿好衣服嗎?」

「殿下說熱,不肯再穿了。」

「這樣啊。」皇妃笑了,但是笑得很優雅,就像是社交場合的禮儀──這舉動只是為了營造某種形象而非心底發笑,「小孩子就是體溫高不怕冷,他不穿就這樣吧。」

古魯瓦爾多沒有說話,亦無任何表情,就像一尊精緻而沒有感情的木娃娃,盯著皇妃轉過身的背影,然後離開了他的房間。

他得到了自由,在皇宮內隨意奔跑走動,室內的溫度和外頭不同,古魯瓦爾多不覺得穿的少會怎樣,所以當他跑出戶外去碰一碰他透過窗子看了很久的雪時──那根本是震撼小小王子心靈的超級無敵冰冷。

小小王子後來長大了。

他還是沒有學會如何開口表達心中的冷或身體的冷,因為沒有人願意傾聽。

於是他再也不去尋找,不知道什麼時候該喊熱,什麼時候喊冷。

就算發冷也毫不顫抖身體,一路從身冷到心,看似無所謂的繼續活著。

***

連隊時期,又是一冬。

布列依斯十分納悶,入冬後就常常盯著他的室友看。

終於有一天,在他洗好澡回寢室,一邊擦頭髮一邊看著古魯瓦爾多時,忍不住開口詢問:「你不怕冷嗎?」

「不怕。」早他一步洗好澡的古魯瓦爾多坐在自己位置上淡淡的回答,眼睛繼續盯著他的課本看。

曾經,布列依斯覺得很洩氣,為什麼就要跟這個很難相處,還聽說是一國王子的人同住一間房;但他漸漸了解其他同期生的個性之後,又覺得古魯瓦爾多的個性和他低調的脾氣比較合得來,就這樣慢慢接受了他。

雖然不算太熟,但是他們總會等彼此準備好一起去飯堂吃飯,或是書上有不懂的地方時互相研究,分組訓練時也會有默契的站在一起;古魯瓦爾多不愛說話,布列依斯也不愛探人隱私,所以他們只是日常生活湊在一塊兒,但不算很談得來的朋友。

而如今布列依斯骨子裡那愛照顧人到幾近於夏天的熱心──講難聽一點是雞婆的個性,終於讓他忍不住開口聊一點話題;附帶一提這個性的訓練者是他可愛的妹妹。

布列依斯繼續說:「你嘴唇總是沒有血色。」

「我血壓低。」

「我還沒看過血壓低會分季節,你這叫凍到沒有血色。」

古魯瓦爾多終於視線離開書本,淡淡的看他一眼又繼續看書;但他眼神只是透露出好奇布列依斯的多話,不是嫌棄他的問題而已。

「來,你的手借我一下。」布列依斯伸出手,停在半空中等待。

他沒有馬上動作,只是維持原來的姿勢看著布列依斯,從沒和人這樣互動的他,有些本能的緊張、緊戒。不過基於這幾個月對這室友累積的觀感,終於形成了一點點叫信任的東西,讓他遲疑緩慢的伸出手,放到布列衣斯的手心上。

布列依斯馬上大力的反握住古魯瓦爾多的手掌,他有些驚愕的想抽回手,但被緊緊抓住了抽不開,不過卻有另一種感覺吸引了他。

「你好熱。」他有一點疑惑彼此之間不一樣的體溫,難得開口。

「是你太冷了。好吧,我剛洗完澡,體溫也比較高。」布列依斯聳聳肩,他鬆開了手,留下古魯瓦爾多的手在半空中。他才感覺到布列依斯殘存的體溫開始從指間消失時,一件寬大的外套就套在他的肩上。

「多穿一點才不會冷。」布列依斯將衣櫥裡最厚的外套給了古魯瓦爾多,朝他笑了笑;再說一次,這種溫柔叫照顧強迫症,訓練者依舊是他可愛的妹妹。

要是今天是阿貝爾或利恩,肯定會把外套丟下大喊你又不是我媽,別這樣啦!而艾伯李斯特有艾依查庫照顧著,根本不會有讓這情形發生的機會。

所以說,古魯瓦爾多是他室友真是太好了。

他抬起頭,稍微拉了拉外套,練習露出帶著一點善意的眼神,然後沒說任何謝謝,只是點頭致意就繼續看他的書。

布列依斯知道這室友已經把一天的講話額度用完了不計較,自覺把室友顧得很好後,心情愉快的也跟著複習課程去。

而晚上熄燈,夜深人靜之時,布列依斯用厚厚的棉被將自己裹著,帶著一天的疲憊感很快的就要進入夢鄉,然後他聽到隔壁小小翻身的聲音。

要是前幾天,他肯定不會注意這聲音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但是他剛剛已經知道──古魯瓦爾多的體溫不是一般的低。

他起身,搖了搖隔壁床的人:「你睡著了嗎?」

黑暗中傳來另一人平靜無感情的回答:「還沒。」

「你是不是冷的睡不著?」

黑暗中那一團棉被僵了一下,然後回答:「沒有。」

布列依斯不信,手探進被子裡,直觸古魯瓦爾多的背脊,不適應有人碰觸自己的他馬上彈跳起來,在黑暗中盯著布列依斯模糊的輪廓進行無聲的抗議。

「看吧,棉被都熱不了,還說不冷。」布列依斯沒有注意到古魯瓦爾多的情緒,把他的棉被丟到自己床上,再把自己的棉被搬運過來,蓋在古魯瓦爾多身上。

棉被上滿是布列依斯暖暖的體溫與味道,已經習慣不去尋求溫暖的古魯瓦爾多一時感到極度的不適應──卻不厭惡。

「那我真的要睡了,晚安,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鑽回自己的床上,對於得重新暖一件冷冰冰的被子沒有任何一句抱怨,室內又恢復了平靜,只剩下兩人平穩的呼吸聲。

古魯瓦爾多就這樣一直坐靠著牆,身上蓋著布列依斯的棉被沒有動也沒有躺平,過了好久,他才漸漸把臉埋到棉被中,闔上眼睛。

「晚安。」

***

幾年後,他們都成年了,古魯瓦爾多漸漸學會了照顧自己,但那位教他如何溫暖自己的室友,卻披上了猩紅色的斗篷,離他遠去。

偶爾他會這樣想,偶爾而已,就只是一閃而過的念頭。

如果還有機會再讓他緊握住自己的手,布列依斯是否會稍微鬆開那成年後就一直緊皺著的眉頭,用力而不算溫柔的搓著他的手,就像要把自己體溫揉進對方體內那樣,然後說:你的手還是那麼的冷。

但是布列依斯,執著戴著審判者的厚皮手套的話,就感覺不到我的體溫呢。

古魯瓦爾多看著眼前遞過黑手套的侍衛,優雅的穿戴起來,但他那令人懼怕的紅眼睛,卻還是盯著人不放,就像是在觀察一樣。

侍衛的緊張害怕與不耐他都看在眼裡,還是一點也沒變,這城堡對他的的態度,二十年來一如往常。

那晚的溫暖就像一場美夢,夢了一夜,一世珍貴。

夢醒後,他終究屬於這萬年冰寒的皇室。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2014.01.14 | | 留言(0) | 引用(0) | 羅亞特先生的少女王子♪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

啪咑啪咑

Shashaoooop

Author:Shashaoooop
一顆馬鈴薯的土坡

羅亞特先生俱樂部本會♪

也許是個會被遺忘的小角落
也許是個和小天使一起縮著的溫暖被窩

謝謝來訪,歡迎指教
ヾ(*´∀`*)ノ

Unlight中毒役
主食砂鍋丸子
皇帝與哥哥推廣中

馬鈴薯食用手冊

腳印子

來和我一起走吧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Plurk

月曆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