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題,13.舊疾復發(姬王)

Author:夏嚇
*砂鍋丸子cp向*
R5微劇透,請慎


推薦BGM











那場意外發生在古魯瓦爾多最後一次接受聖女之子的施術之前。

微涼的風穿越過略顯淒滄的森林,古魯瓦爾多獨自穿梭在光禿、宛如深冬過境的樹林,地上滿是殘枝落葉,沾了些許塵沙的皮靴踩在上面發出不絕於耳的細小噪聲。

比起尋找財寶,古魯瓦爾多對於獵捕新的生物體做收藏更有興趣,但這個地區荒蕪的可以,放眼望去滿是禿枝,古魯瓦爾多繞過一顆巨大的岩石,他處於一種毫無警備的懶散狀態,實在太無聊了,他絲毫不擔心巨石之後可能會有什麼兇獸蟄伏。

他駐足仰望身前和在這裡居住的歌德大宅一般高聳的石頭,視線落在約高出他半身之處,有一道淺淺的劍痕,那道劍痕不深,卻讓他眯起眼睛。

微弱的光芒包覆著鋒利的痕跡隱隱閃耀,古魯瓦爾多一眼便認得,太過熟悉的痕跡。

眼神向四周巡望了一遍,並沒有打鬥過的跡象,一切都是那麼的平穩,幾片發黃的葉子高高掛在呈現鐵灰色的枝椏上,隨著不時拂過來的微風寂寥的搖擺。

他們確實是在同一個地區解散分頭搜尋的,古魯瓦爾多透過層疊並不是很密實的乾枯樹林望向更遠處,灰白的天空和紅磚色的泥土地清楚畫出地一板一眼的地平線。

很奇怪,真的很奇怪。

他和布列依斯搜索的路線十分接近,此地又空曠的可以,若是在路上碰巧會合了也不稀奇,古魯瓦爾多又瞄了散著淡淡光暈的刻痕一眼,在心上盤算某種結論,繼續前進。

走了一段頗長的路,依然沒有碰到樹石以外的任何東西,連隻野生的蝙蝠都沒有,他抬頭往天空看,赫然發現一幢幾乎和灰白色天空融為一體的別墅;總算是有點進展了,抱著是個還算明顯的目標物,應該會在那裡和布列依斯碰上頭的想法,古魯瓦爾多的腳步終於有點積極的味道。

很快就來到別墅的前院大門前,古魯瓦爾多卻瞬間升起不想進去的排斥念頭——和隆茲布魯城堡的大門一個樣,完完全全一點差異都沒有。

若是布列依斯,一定會進去的吧,況且他還帶著聖女之子,那個人偶不管說什麼都會吵著要到裡面看看;古魯瓦爾多皺起眉頭佇在生著藤蔓的門前好半晌,最後還是推了門跨足進去。

前庭和一路走來的樹林一樣枯寂,黃褐色草皮坑坑疤疤,走過殘舊的磚道,又推開一扇不會刻意想起卻保留在記憶深處的印象——是王子寢房的門。

——這個世界映照你們的內心。

人偶的聲音盤旋在腦海裡,古魯瓦爾多忽然有種不悅感,像是赤裸著被剖開一般,儘管曾經有過美好的經驗,但此刻卻「只有黑王子」,只有不斷墜落深黯漩渦的灰暗,凝滯空氣的窒息感慢慢黏膩上古魯瓦爾多全身。

布列依斯又是如何呢?若是他,又會瞧見什麼樣的光景……

輕哼一聲不以為然,古魯瓦爾多踏出步伐,忽略周身任何吻合那座華麗牢籠的裝飾,直直往建築的最頂樓走去,鞋跟踏過絨地毯無聲無息,像是刻意要將黑王子隱沒在一片汪洋的深紅。

站上高臺,比平地更強的風勢撲面而來,古魯瓦爾多瞇起一雙清透的紅,掃過視線能及的所有區域;一片白茫茫,他看不到剛才穿梭其中的光禿樹林,眼下全是一片白霧,籠罩他帶著困惑與焦躁的赤紅視線。

「……嘖……」看來只能在建築物裏頭尋找線索了,無論是布列依斯和人偶的蹤跡,還是他疑似被困在幻境裡的狀況。





深紅色的絨地毯鋪滿整棟別墅,華美豔麗,古魯瓦爾多按下略微焦躁的情緒,踏下最後一階樓梯,往兩邊空蕩蕩的廊道各瞧一眼,建築裡頭明明一點聲響都沒有,他卻感覺一股不舒服的壓力在耳邊,甩都甩不掉。

隨意往右手邊的長廊走去,踱步到盡頭,他盯著最裡面的那間房門看,躊躇著思緒,若要找到破除這空無一物的幻境結界的方法,以他自身來看似乎也只剩土法煉鋼的辦法可行了。

手握上冰冷的金屬門把,陳舊的機關被扭開發出扎耳的聲音,他推門進去,咿呀的聲響在空曠的建築物裡迴盪出的音效讓人發毛。

古魯瓦爾多走進去,房間很暗,雖然以他良好的夜視力一定是不成問題,但此刻他卻什麼都看不清楚,這種感覺很不好,他皺起眉頭往房間裡走。

啪咂。

踩到液體,古魯瓦爾多判斷著,他停下腳步眯起眼睛,視覺像是被解放般乍亮起來,眼前是一張深紅色的華美的床——應該說,被血液浸滿成深紅色澤的床,豔麗的紅色正脫韁似的自床沿滴落下來,匍匐至黑王子的腳邊,親暱在黑王子的鞋板。

「……嗤……」黑王子不賞臉得嗤聲出來,比血還鮮豔的雙眼盈滿了無趣和鄙視,他大步走出了房間,忽視從床單上落下來爭先恐後要向他膜拜的無機物質。

雕花的木板門被關上,隔絕住恍若噩夢的畫面,但對古魯瓦爾多來說,也不過就是荒謬,無聊至極的把戲。

他接著走到隔壁房門口,一樣旋開門把走進去,一樣什麼都看不到,走了幾步便踩上蟄伏般攤在地毯上的鮮血,將床舖染的華豔至極的深紅色向他撲面而來,古魯瓦爾多旋身離開,毫無猶豫,他再走到第三間房,而黑暗的空間展開了相同的劇碼,然後是第四間,第五間,第六間……

古魯瓦爾多冷著一張臉打開一間又一間的房門,血液滴下絨毯時聲音被吸附,如同一場一場過於鮮豔的默劇蜿蜒至黑王子的腳邊,而唯一的觀眾總是安靜地離去,他沉默的重複相同的動作,不以為然地看著這一齣一齣無趣的畫面,煩躁感卻在無聲之間漸漸增長起來,古魯瓦爾多打開房間及離開的腳步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呼吸有極其微小的不穩起伏,耳邊不舒服的黏膩感也隨著打開的房間的增加而鮮明起來。

什麼線索都沒有,每一間房間都是一樣的場景,這其中到底有什麼意義?古魯瓦爾多自打開第一個謎題後就沒鬆過眉頭,連他自己也不解,平時會令他興奮起來的東西此時卻反常地疊加他的反感,古魯瓦爾多看著最後一間一模一樣的血滴華床轉著思緒,手按在劍柄上。

隱隱有種感覺,但他不想去思考,似是下意識的排斥。

最後他還是什麼都沒做就離開了房間,打開別墅的大門走出去。

「真是……搞什麼啊……」喃喃抱怨著,他拉拉耳垂,難受的感覺並沒有因為他離開建築物而消失,他加快腳步想要步出前庭枯竭的花園。

就差那麼兩步的距離就離開這場鬧劇的舞台,古魯瓦爾多自然的跨出步伐,剎那間胸口爆出一陣劇痛,痛覺沿著經脈血管急速蔓延出去,毫無防備承接莫名迸出的痛楚的王子瞪大了眼睛,不只是痛,還有一種不規則的頻率衝擊著他的胸膛,他擰著胸口倒落在地,蜷縮著身體,指尖隔著衣料用力的扎進胸膛的肉,就快要掐出血來。

「……啊……」黑王子發出痛苦的低吟聲,腦海裡好似有什麼要順著血脈從他的胸口衝出來一般,他掙扎著苦楚的纏身,卻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瓦爾多、古魯瓦爾多!古魯瓦爾多!」耳熟的聲音,他吃力地扭動身體想要起來,他看到眼前的鐵灰色的圍欄在崩解,一片一片的往下落去,然後是深紅色的披風揚起,明明同樣是那樣的色澤,卻讓他感到一股安心,他用盡了氣力想要回應,卻只能發出微弱的氣音。

「……列依……斯……」在意識全然墮入黑暗之前,他確定有個一頭銀髮的人急切而溫柔的擁抱他彷若墜落深淵的軀體。





再睜開眼睛時,溫暖的火光晃動在他腦袋邊深紅的金屬和緞質布料上,視線迷茫了一陣漸漸清晰起來,身邊的人立刻發現他醒過來了,卸下厚皮手套的手覆上他的額頭,低下來查看的那張臉寫滿了憂心。

「還好嗎?」

「……嗯。」應聲,身體已經沒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存在了,他看向稀疏枝葉間的天頂,星星滿佈其間,天空有著各種靛青色的層次,他愣愣地看了好一會兒,布列依斯的手輕輕摩娑著他的額頭,然後順著他的前髮,他將視線移到對方在夜色裡搖曳隱晦波光的紫色眼睛,透著淺淺的疑惑。

「伯恩哈德前輩去探查附近了。」布列依斯另一隻手拍了拍腿的另一邊的一坨球狀物,古魯瓦爾多看不到蜷成一團,身上蓋著伯恩哈德的毛領大衣的人偶,正呼嚕嚕的睡著。

「哦……」他動了動腿,緩慢地撐坐起身,布列依斯順著他的動作收回手,拿起樹枝撥弄營火;古魯瓦爾多倚靠著布列依斯安靜的坐著,布列依斯任由黑王子漸漸將重量放在自己膀臂邊,布列依斯思量著午後的意外,他和人偶費了不少力才終止不停在森林裡繞圈的狀況,擊倒一只似乎有操控幻境能力的魔物,當幻境崩解的時候他看見倒在地上的古魯瓦爾多,驚慌一下子蓋過了打破重圍的喜悅。

——會失去他。這樣的念頭在那時閃過去,他竭力奔跑過去,將滿載痛苦神情的王子緊緊擁入懷裡,他不知道古魯瓦爾多遭遇到什麼樣的事情,為什麼會演變成這樣的劇情,他不知所措的抱著不停禁臠的王子,驚慌地看向一邊也慌亂起來的聖女之子。

所幸將古魯瓦爾多帶離那個地區,和往另一邊搜查的伯恩哈德會合後,古魯瓦爾多終於漸漸恢復了放鬆的肢體。

人偶一臉憂心地撐著臉頰告訴他,也許是記憶回溯的影響。

如果是那樣的話,他實在不知道古魯瓦爾多即將承受的記憶是如何的沉重。

「……你在幻境裡看到了什麼嗎?」他還是問出口了,布列依斯用肩膀輕推靠在他身上的人。

對方沉默了好一會才開口:「……也沒什麼,就只是一些很無聊的東西而已。」

「是嗎?」

「嗯。」

古魯瓦爾多把頭顱壓上他肩頸邊,布列依斯無奈的調整姿勢把人摟進懷裡,對方也難得坦率的伸手圈住他的腰際,雖然不免疑惑著對方會不會因為他未卸下的戰甲而覺得不舒適,不過既然沒有出聲抱怨,那就先這樣吧。

「聖女之子說,也許和你的記憶有關。」

「是哦……」明顯又是敷衍的回應,布列依斯捏了一把王子的後頸,雖然知道這個傢伙比起收集記憶,收集魔物的屍體來做標本對他更來的有興緻,但是老是散漫的態度也難免讓他不禁覺得有些氣結。

沉默下來,布列依斯想著要怎麼周旋才能讓古魯瓦爾多開他的金口,雖然他本人或許覺得一點都不重要,但是布列依斯還是在意著,他輕輕撫摸著古魯瓦爾多的後頸,關於他們的生前,有太多太多的機會錯失,了解彼此的時機一直不斷地被拆開來,沖進時間的洪流裡頭。

「……以後、」古魯瓦爾多的臉埋在布列依斯的頸邊,蘊著熱度的皮膚和冰涼的鎧甲交融出微妙的溫度,他輕輕蹭了幾下,他知道布列依斯在擔憂什麼,也是因為是布列依斯所以才會在意那些其實對古魯瓦爾多無所謂的問題。

記憶之於他們的意義都不同,他並不覺得那些被遺落又收集回來的回憶對現況有什麼實質的影響,即使黑王子曾經沉溺於其中,也不表示現在的古魯瓦爾多會需要那些無謂的過去,他一直都是他,沒有變過,即使死了,失去了記憶,他還是那個古魯瓦爾多。

他還覺得,沒有那些記憶應該會更輕鬆。

但是如果布列依斯認為重要的話,古魯瓦爾多會告訴他的,若是他的記憶跟那棟建築物裡開演的荒謬默劇一樣,他也會告訴他,然後他還會說那一切都不重要。

「以後有機會,我再告訴你。」

聽著頸邊傳來帶著傲慢氣息的承諾,布列依斯噙著微微的苦味笑了,在這個不知道有沒有未來的世界裡,不、就連他們曾經存在的那個現世,「以後」當真都是個虛幻的詞彙。

他們靜靜相擁直到伯恩哈德回來,在前輩可靠的允諾下安心的在不停耀動的溫暖營火邊躺下休息直到天空翻起白肚,將滿天的星星吞回宇宙裡,他們一行人結束幾乎毫無所獲的一趟任務,帶著人偶吵鬧的抱怨哭鬧回到了宅邸,而回去不多久,古魯瓦爾多便被帶去接受最後一次的記憶施術。

當古魯瓦爾多隱著微微瘋狂的一雙鮮紅在布列依斯的懷抱裡漸漸平靜下來後,布列依斯就在等,連同那場驚心的意外,等待著不知道何時會到來的,苦楚的「以後」。







----------------------
其實這是2013年末的夢......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2014.01.14 | | 留言(0) | 引用(0) | 羅亞特先生的少女王子♪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

啪咑啪咑

Shashaoooop

Author:Shashaoooop
一顆馬鈴薯的土坡

羅亞特先生俱樂部本會♪

也許是個會被遺忘的小角落
也許是個和小天使一起縮著的溫暖被窩

謝謝來訪,歡迎指教
ヾ(*´∀`*)ノ

Unlight中毒役
主食砂鍋丸子
皇帝與哥哥推廣中

馬鈴薯食用手冊

腳印子

來和我一起走吧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Plurk

月曆

09 | 2018/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