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題,19.說不出口的情話(姬王)

Author by 夏嚇
*砂鍋丸子cp向*


推薦BGM















絮亂交錯的步伐和呼吸,少年相互扶持彼此,跌跌撞撞摔進老樹被刨空的根部洞穴;古魯瓦爾多勉力撐起比布列依斯傷勢輕微些的身體,倚靠極微弱的光線往隊友的腰間摸索,他暗自慶幸長期在隆茲布魯城堡地道養成的良好夜視力,不多久便摸出了布列依斯隨身的藥盒。


「咳咳⋯⋯咳、哪一、個⋯⋯?」


將藥盒湊到布列依斯眼皮下,他不確定他的隊友是否還能接收到視覺的消息,也只能先試著在他眼前晃晃白色的盒子。


布列依斯還喘著呼吸,對少年而言有些過於沈重的傷勢,加上勉強逃難了好一段路,似乎讓他連睜眼的力氣都流失了,少年王子見隊友無法給他回應的樣子,像是給自己懲罰般的咬緊早已失去血色的下唇。


這個傻子!笨蛋!

什麼掩護!根本是找死!什麼隊友互相支援!沒事來送死做什麼!


解開布列依斯的衣扣,古魯瓦爾多微微顫抖的手拿過幾片紗布,使盡僅存的氣力壓在布列依斯沾滿黏膩赤色的腹部,對方發出一聲悶哼,黑暗中看得到他模糊而糾結的眉頭,明明是痛苦的表徵,少年王子卻感到一陣些微的放鬆,確認血終於止住了,將沾了污血的紗布挪開換上乾淨的覆蓋好。


藥盒裡有好幾瓶藥劑,古魯瓦爾多沒有辨認哪一個是解毒劑或營養劑還是痲痹緩和劑的能力,解毒劑還有不少種類,當他慌亂甚至喪氣的想著乾脆全給他的室友都打一針時,還抖個不停的手被輕輕捉住。


抬起眼,布列依斯撐著眼皮露出一雙晶紫,也許是古魯瓦爾多那對鮮豔的紅色眼睛無論在哪裡都是令人注目的亮點,少年王子很快就知道隊友已經捕捉到他的視線。


還沒開口詢問,手就被微弱的力氣帶過去,掌心翻平向上。



我 沒 事 的



癢癢的,輕輕的,微涼指尖的訊息從手心緩緩的,一字字傳遞上來,古魯瓦爾多盯著布列依斯嘴邊乾涸的血,那裏有熟悉的弧度,不知不覺間烙印在少年王子深不可觸的柔軟裡,然而他卻皺起眉頭,手上、臉上、眼上、心上,有一股通了電般的熱意流過,還是少年的他不是很清楚那是什麼樣的感覺,該用什麼語句去代表,但似乎也不是很重要的事。



解 毒 劑 在 最 左 邊



得到指示,古魯瓦爾多取了指定的藥品灌進針頭裡,他再次為他極好的夜視力感到自豪,在越來越昏暗的光線裡摸索到布列依斯白皙皮膚下的血管,小心翼翼的注射療藥進去。


時間悄悄滑溜過去,布列依斯的眉頭漸漸鬆開來了,古魯瓦爾多見隊友痛苦的神情有明顯的緩解,難得繃緊的神經也終於鬆懈下來,又依照布列依斯在他掌心上的指示打了麻痺緩和劑和營養劑,以及處理隊友身上其他細小的傷口,等藥品奏效後他將布列依斯攙扶起來,笨拙地給隊友腰間的傷口纏上繃帶。



謝 謝



他讓布列依斯平躺回去,努力喬了一個對方應該會比較舒適的位置,然後對方又在他的手心上輕輕畫下幾個字,古魯瓦爾多眨眨眼睛,他又盯著布列依斯安穩下來的臉瞧,忽然抓著對方的手學著一個個字寫下。



大 笨 蛋



他沒料到布列依斯狀似反駁的哼氣後是虛弱的笑聲,但使力的結果當然是牽動到傷口而開始一陣撕牙咧嘴的咳嗽,好不容易再度平穩下來,布列依斯又拉過少年王子的手。



你 的 腿 還 好 嗎



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古魯瓦爾多這才想到自己右腿上也有輕微的傷口,他曲起腿檢查,傷口不深,血已經自己停止流動,也因為稍早注意力的轉移,現下並不會感覺到痛,他看了看布列依斯,對方已然閉上眼睛,少年王子拿了藥盒裡的傷藥隨便抹了抹後胡亂用繃帶紮起來,接著完全忽略其他還發紅的傷口們。


他握了握布列依斯的手示意處理好了。


等布列依斯休息夠了能睜開眼睛看到他的時候,肯定會為了這種微不足道的事情發脾氣吧,然後一邊壓抑著無謂的怒氣碎念他一邊替他換下亂纏的繃帶和給其他不足為道的小傷口仔細上藥。


古魯瓦爾多往身後的老樹根壁靠上去,他依然看著布列依斯,腦中胡亂模擬著布列依斯曾經在眼前展露過的各種生動的神情,比起現在安安靜靜躺在那邊休養的安穩臉龐,那些嘻笑怒罵的情緒更加適合他的隊友兼室友那張充滿人情味道,漂亮而溫暖的臉蛋。


他用雙手環抱起雙腿,過重的力道讓腿上的傷口被擠壓出陣陣刺麻的痛,痛,卻還活著,少年古魯瓦爾多包圍在雙臂裡,還帶著稚嫩氣息的臉淡淡笑了出來。


第一次,他因為別人而覺得活著是件美好的事。古魯瓦爾多鬆開手臂,挪到布列依斯身旁的位置躺下,極近的距離配合樹洞圓球狀的空間,可以清晰感覺到布列依斯趨於穩定的呼吸頻率,樹洞裡意外的暖和,土地有些濕軟,躺起來其實很舒服,他瞅著老樹洞的天頂,清脆的風聲呼鳴在耳邊,少年的腦中不自覺地開始天馬行空。


若是能永遠這樣也挺不錯的,在充滿百年神木的森林裡,和躺在旁邊的人永遠沈睡下去,不用再醒來面對那些本不該存在于世界上的魔獸,也不必汲汲營營的應付人群,就只有他們兩個一起,融合在一片靜謐的自然裡,像童話那樣。


少年王子闔上在黑暗中依然清晰可見的眼睛,他拉過布列依斯的手握在手心裡,讓逐漸回升的溫度透過刻上不少傷痕的皮膚傳遞過來,安心的感覺讓他不禁放鬆的帶著一身疲憊墜入夢境的故鄉。


夢裡布列依斯一如往常地對他微笑,告訴他要好好照顧自己,不然他會擔心,會生氣;少年王子到現在依舊不解,為什麼他可以為一個相識沒兩年的人擔憂這個擔憂那個;他們一起窩在寢室裡複習課業,薄薄一扇門隔絕宿舍裡所有熱鬧吵雜的聲響,他向布列依斯借了筆,而對方邊叨唸了幾句將物品穩穩放進他的手裡,互動一貫的模式一樣的自然。


用餐時他們一起去到食堂,布列依斯瞪著他看,讓他把綠色的葉菜通通吃下去了才放鬆他的緊迫盯人;訓練時即使弗雷特里西教官把他們分在不同的組別,在結束受訓時布列依斯還是會提著擰了半乾的毛巾過來遞給他,兩人一起到整排的水槽邊沖洗毛巾,布列依斯向他詢問訓練的狀況,而他的回答通常省略掉幾乎大部分的詞彙,布列依斯也不會追問他,兩人並肩回到寢室,重複著日復一日的寧靜。


是美好的,他們一起共度的時間都很平靜,靜的讓人覺得就像夢境一樣。


夢境持續著寧靜漸漸消失在黑暗的洪流裡,好似被吞沒一般,作著夢的少年驚醒過來,他撐起上半身,瞧見趕來救援的小隊出現在樹洞洞口。


布列依斯被七手八腳地裹上厚毯子,由弗雷特里西教官背著,而利恩攙扶著他。


一跛一跛漸行漸遠,少年王子回頭看向不過待了幾個時辰卻如同住在那好幾年般的樹根洞穴,心底滿是不甘的滋味——要是沒被找到就好了。


「喂,怎麼啦?」


利恩的聲音中斷他暗自不滿的思潮,古魯瓦爾多沒有答話,轉回頭跟著學長的步伐繼續顛簸的前進。


*


古魯瓦爾多和布列依斯所執行的任務再也沒有出過嚴重的意外,直至他們成年,沒給連隊添過任何麻煩,默契漸漸間成長建立起來,即使在不同分隊裡,任務派遣時依舊時常讓他們兩人一同出隊。


渦的清除工作的頻率有漸緩的趨勢,但體能及劍術、槍法等的訓練並沒有因此而中斷或有所懈怠;古魯瓦爾多和布列依斯在結束一連串的固定鍛鍊後,同以往一起在訓練場邊的水槽做簡單梳洗,正準備動身回寢室,布列依斯就被一個技官給叫住。


「米利安中隊長找你過去,說有你的信件。」


「知道了,謝謝。」禮貌地點頭致意,布列依斯看了看古魯瓦爾多,年輕的王儲向他眨眨眼睛,沒有說話,布列依斯淡淡的笑容帶著雀躍,想必是家裡寄來的信,古魯瓦爾多知道,那是布列依斯重要的信仰。


他們暫時揮手道別,古魯瓦爾多先一步回到寢室,一進門便栽進床舖裡,趴在上面好半晌他才想起這床被子是布列依斯的,那個愛管他閒事的室友昨晚又把暖好的被子往他這裡扔。


把折的整齊的豆腐干一把弄亂,年輕的王儲把臉埋進軟被裡,布列依斯的東西都帶著一種溫暖的氣息,古魯瓦爾多從來沒對東西的主人親口說過。


他很喜歡,真的真的很喜歡。


即使他們生活在嚴謹的軍隊裡,布列依斯也確實有著嚴謹嚴肅的性格,但這一位平凡而正直的男子並不吝於分享,還小時他們偶爾會擠在一起同眠,讓彼此的體溫傳遞到柔軟棉被上再渲染開來,抵擋寒冬的侵襲;布列依斯總是肅穆著一張臉,卻會在古魯瓦爾多面前不著痕跡的改換,人群後清淺的笑。


每每布列依斯對他好,對他笑的時候,古魯瓦爾多會感覺到有什麼在心裡滋長起來,一點一滴的累積,他默默收起來,鑲藏在一雙清透的豔紅裡頭;他有超過半分的肯定,布列依斯是知道的,但是他們都沒有說出口。


古魯瓦爾多睡著了,沒所謂的,該用午餐時他的室友會來叫醒他,還會邊嘮叨邊一起幫他把亂掉的棉被折好。


當布列依斯一如他預想般的回來,叫醒他,要他把棉被折好然後一起去食堂用餐時,他卻覺察了一絲異樣的氣息——那雙水晶一般漂亮的紫色眼睛蒙上一層淺灰的陰影,即使布列依斯叨念的口氣沒變,他還是聽得出來語調裡微妙的不同。


他們一起到了飯堂,安安靜靜地吃完一頓午餐,接著布列依斯被找去工程師那邊幫忙做文書處理,而沒事好做的古魯瓦爾多回去寢房裡,他看著布列依斯的書桌上擺著的牛皮紙信封,其實也不用多做什麼樣的猜測,上面的地址是來自布列依斯的家鄉,他聽布列依斯提起過,他沒有伸手拿起那封信。


布列依斯是個擁有單純夢想的人,家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世界安寧和樂,一切的想望都如此的平凡,也因此能讓布列依斯產生煩惱的,就是那些元素了,古魯瓦爾多歛起眼,他來到連隊的理由不若布列依斯一般平凡,他的身分也是,古魯瓦爾多來到室友的床邊,豪不避諱地躺上去,抱著那床原本是他的棉被;等布列依斯回來吧,他會跟他說的,那些開心或煩惱的事,年輕的王儲這麼肯定著,沉進今天的第二個夢鄉。



夜晚,布列依斯坐在書桌前,鋼筆上的羽毛飄晃著,就著油燈的昏黃十分專注的書寫,古魯瓦爾多依舊抱著他的棉被坐在布列依斯的床位上,不久前床位的主人無奈地抱怨過,卻還是沒有真的阻止室友的行為。


落了最後一筆,布列依斯拿起紙張輕輕煽動,讓油墨確實吸附上紙張。


「布列依斯。」


「嗯?」


「你在寫什麼?」


「……」他的室友看向他,銀白色的頭髮染了油黃的顏色,像是什麼舊電影般的畫面,布列依斯的眉頭微微蹙著,他們相看無言了好半晌,布列依斯將寫好的信紙折起,放進新的信封袋,用蠟印封好。


「梅莉雅病情危急……」銀髮的青年握起拳頭,眉頭更緊了,古魯瓦爾多安靜的看著他的室友,但布列依斯此刻垂下臉,沒有看向他,「她的主治醫師發信過來……」


「所以你要回去嗎?」沒等布列依斯說完,古魯瓦爾多率先打斷了那些繼續讓布列依斯露出痛苦神情的語句。


「……」布列依斯抿著嘴,他閉了閉眼睛,「……教官已經准許我明天就出發……」


「嗯。」古魯瓦爾多的視線沒有轉移過,還望著布列依斯,他應了一聲,等待銀髮的青年迎接他隱藏波瀾的豔紅。


布列依斯抬頭,他們再次無語相望,而布列依斯又先一步離開了相接的水平線。


也許是歉疚,也許是不忍,太過沉重的情感不是他們想要的,古魯瓦爾多深知,他們並不想成為誰的負擔,因此他們總是沉默著;古魯瓦爾多沒有多說什麼,他直接躺下了,然後布列依斯將油燈捻熄,讓寢室恢復原始的顏色,青年擠上那張不足兩個成年的男子自由伸展的床榻。


「晚安,布列依斯。」


「晚安,古魯瓦爾多。」


那是他們最後一次互道晚安,年輕的王儲閉上眼睛,也許是夢境,他回想起那棵老神木的樹洞,深黯的天頂,靜謐的風響,以及淡淡的血腥味,畫面延伸著,直到整片森林展開在眼前,一切都那麼的寧謐,讓人眷戀。


王子醒了過來,在黑暗中描摹面對著他的那張漂亮卻哀愁的臉。


他悄悄的拉過他的手,用食指在他的掌心輕輕的,慢慢的一筆一畫。


也許有一天他們可以不用再沉默,但古魯瓦爾多卻很喜歡沉默,並不是迂迴,而是不需要藉著其他的媒介來表達。


現在想不到其他的方式,那麼,就用你教我的吧。


王子闔上眼睛,眼角有微微的熱意,但他輕輕微笑了。


明天,就看不到你了呢,布列依斯。














---------------------------

這是哪來的極致少女的迷妹王子阿(靠杯

第一次寫連隊軟綿綿的少年們好開心啊ヾ(*´∀`*)ノ

想像慌亂的小王子覺得好可愛喔胚囉胚囉!!不過有早熟的布列馬麻在身邊逮就補的!

想著哩哩說的,很喜歡很喜歡布列的王子,寫下這篇

因為理解對方所以就算對方要離開也欣然接受,覺得已經足夠滿足的王子,大概是這樣的心情(艸

在手心寫字什麼的麻吉萌!(自己說)是在某個MV裡發掘的萌元素ww,希望會喜翻這樣的小設定ヾ(*´∀`*)ノ




別走!還有哩哩天使的延伸小篇章!ヽ(●´∀`●) ノ

------------------------


古魯瓦爾多一如往常的靠坐在床角,背脊深陷在柔軟的枕頭中,鬆軟的棉被蓋得密不通風,十分舒適。那雙寶石紅的雙眼透著睡前特有的迷茫,和清醒時比起來少了一分尖銳,多了一分平易近人,而他就這樣坐著,任由體溫擴散到整個被裡的小小空間,就像浸著溫水般,令人心情也柔軟起來。


即使睏了,他也沒有躺平準備入睡,心中盤旋著小小的疑問,但因為睡意漸漸佔據了他的神智,以至於古魯瓦爾多並沒有去細想這問題的答案。


「你在想什麼?」布列依斯站到床前,微微彎腰,平行的視線透著一股好奇,讓他稍稍清醒了些。


「沒什麼。」他轉動著眼珠,對上對方的視線回答。和白天上了髮蠟的硬直不同,毫無打理的柔軟髮絲隨著臉頰輕微的顫動而落了幾根到臉頰旁,這副模樣只展現在室友面前,是好面子的他的最大妥協。


「那我關燈了?」


「好。」


寢室陷入完全的黑暗,只剩窗外的月光讓人能有些微的能見度。本來是可以切換小夜燈的,但是古魯瓦爾多不習慣有燈光的陪伴下入睡,所以自從他們入連隊開始這間寢室的夜燈就沒有開過了。


布列依斯也頗習慣了,在黑暗中毫無阻礙的回到床前,掀開被子躺了進去,一如往常的將今天做個結束宣告:「晚安,古魯瓦爾多。」


古魯瓦爾多將枕頭放平,縮進棉被裡躺好,語氣已透著濃濃的睡意:「晚安。」


道完晚安後,他的意識已模模糊糊,在入睡前的最後一個念頭,他才想到自己剛剛在默默納悶著什麼:今天的床為什麼會特別的溫暖?


而另一頭,布列依斯入睡前所帶的想法,卻只是讓嘴邊露出一絲苦笑,沒有真正氣惱或埋怨什麼。


『沒有厚棉被蓋,還真的是有點冷呢。』


祝你一夜好眠,古魯瓦爾多。



------------------


完全忘了自己蓋了兩件棉被的天然呆王子,跟溺愛到不動聲色,沒把厚棉被要回來只蓋薄被的小布!( ゚∀゚) ノ♡

by哩哩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2014.01.12 | | 留言(0) | 引用(0) | 羅亞特先生的少女王子♪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

啪咑啪咑

Shashaoooop

Author:Shashaoooop
一顆馬鈴薯的土坡

羅亞特先生俱樂部本會♪

也許是個會被遺忘的小角落
也許是個和小天使一起縮著的溫暖被窩

謝謝來訪,歡迎指教
ヾ(*´∀`*)ノ

Unlight中毒役
主食砂鍋丸子
皇帝與哥哥推廣中

馬鈴薯食用手冊

腳印子

來和我一起走吧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Plurk

月曆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