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題,05.發現信件盒子

Author by 哩哩
*砂鍋丸子cp向*


推薦BGM (by 夏嚇←#)


















最初的時候,只有他一個人跟在人偶身邊。

和人偶不太熟的那時,兩人安安靜靜,無需多餘對話,只有不斷的砍殺魔物和無止盡的旅程,沉默而單純。就這樣的死亡生活來說,對隆茲布魯年輕而早逝的王儲來說,還不算討厭。

後來,成員漸漸的增加了,他陪著人偶見過一個又一個新戰士,但是見面時總只是閃過一絲:「啊,是他啊。」的記憶之外,其餘毫無意義,亦毫無興趣。人生的孽障是否會延續到死後或來生,古魯瓦爾多他一點都不陌生的感到和其他人的格格不入,他確實是用雙眼看著人群,但就像在觀看螢幕或電影似的,心和他們相隔在不同次元,無法靠近,卻也無法遠離。

明明都是還沒取回記憶的人,膩在一起的行為讓他打從心底的納悶與絲絲反感;然而你就是會知道是他,艾伯李斯特說,眼鏡後面平時銳利而聰慧的雙眼難得透露出迷惘,古魯瓦爾多雖然無法理解,但是在旁親眼目賭的他卻無法反駁,艾伯里斯特與艾依查庫,就是那種連記憶都不用取回,就能有彼此默契的最好案例。

該說他期待過嗎?或許就是太有自知之明了,所以連期待的情緒都沒有。古魯瓦爾多知道自己某部份在常人眼中並不是那麼正常,但他完全接納了這個部份的自己,就連死亡也無法讓他捨棄這自靈魂發展出來的人格。

所以當他看著人偶喚醒一頭紫髮的少年,而少年帶著新人特有的、剛被召喚時的迷惘眼神,然後見到阿貝爾後雙眼頓時變得清澈又明亮,縱使二人沒有回憶也能夠像老朋友一樣相互微笑時,古魯瓦爾多很難形容自己是什麼心情。

「看來也不是他,對不起呢,古魯瓦爾多。」人偶說,一臉充滿著歉意,小小的手指攪著。

「沒關係。」他低沉的嗓音沒有任何情緒,就這樣轉身大步離去。

其實更想說的是:不要在意、不是你的錯諸如此類聽起來更溫暖更能安慰人心的話語;但就是無法好好的表達,彷彿這世界與他有很大的溝通障礙,而且當人偶喚醒的戰士越多,這種感覺就越強烈。

古魯瓦爾多的步伐下意識的選擇走在建築物的陰影下,突然懷念起記憶中一閃而過,那座模糊、潮濕、黑暗的巨型建築。

不過現在應該也被歷史的洪流沖刷成廢墟了,僅只能代表隆茲布魯王國曾經存在過的廢墟而已。

* * *

古魯瓦爾多倚著牆,雙手環在胸前,斜睨的看著眼前的新人。

與其說那一臉沒有表情的模樣與動作是個前輩的高姿態,更不如說他是在瞧不起人。

其實這只是角度與個性造成的雙重誤會,實在是眼前的人矮,矮到無話可說。

名為布列依斯,剛被喚醒,神智尚未清楚的新戰士,只能一臉警戒又納悶的回盯著古魯瓦爾多,兩人一動也不動的過了好一陣子;結果就這樣錯過了同時被喚醒的第二名──擁有紫色長髮與獸耳的害羞少女──她小小聲的自我介紹。

「王子、王子。」一直到一陣幼嫩的聲音不停呼喚,伴隨著衣擺不斷被拉扯的觸感,古魯瓦爾多才回過神。

「怎麼樣呢?這次的新人。」人偶的語氣透露著自豪,似乎很喜歡新戰士的加入。

「嗯,不錯的……貓。」古魯瓦爾多心不在焉的回應,順勢回避了布列依斯的視線與內心的動搖,像是心虛般改由追逐著獸人少女,一雙眼焦距在帶毛的耳上,最後的字眼沒有人聽得清,卻讓少女沒來由得感到發寒,害怕的躲到紅斗蓬的後面。

「就是那個吧,連隊的成員什麼的。」古魯瓦爾多低下頭和人偶對話,手指不禮貌的指著眼前的人。

「嗯……連隊的。」布列依斯也皺起了眉頭。

「名字呢?都有印象嗎?」

「沒有。」

「嗯。」

言簡意賅,甚至稱不上熱絡的對話。

明明給的答案和先前都無二異,但是古魯瓦爾多卻從此有了固定的夥伴──銀白長髮的審判官布列依斯,與獸耳少女艾茵。

原來艾伯李斯特沒有騙人。

從布列依斯站在他眼前的那一刻起,就像看到港口的孤船,死亡的等待有了終點;這是自古魯瓦爾多甦醒以來,感到最安心的一刻。

* * *

探索區域已漸漸進展到了斬影森林,夜幕低垂,他們打算在較空曠安全的湖邊紮營,養精蓄銳。

艾茵實在不太會形容她所處的團隊到底是什麼情況。

明明她是和布列依斯一起被喚醒,但是二人和古魯瓦爾多增長的默契幅度,根本不在同一個基準上,那種微妙到不知該如形容的感覺,令她感到她是多餘的第三者。

但是,布列依斯總是以她是女孩子為由,常常保護她和大小姐,古魯瓦爾多也常常投來令人背脊發寒的玩味眼神……某種意義上他們二位都沒有冷落過她,或許第三者之說是她想太多了吧。

而怎麼變熟的過程,古魯瓦爾多也說不清楚。

又或許是孤獨太久,他連自己都沒有發現到,到底是把多少份量的依賴與放鬆一次釋放出來,導致布列依斯對於這個王子一點好印象都沒有。

譬如說像現在,眼前的人優雅的捏著小樹籤,卻極度不禮貌的指著他,語調平穩的像在說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布列依斯,幫我挑魚刺。」

要不是現在身處野外,太大的動靜會驚醒森林裡的魔物們,布列依斯真的很想把手上的烤魚摔到地上,揪住古魯瓦爾多的衣領,一路毆打到天邊去。

「你夠了,從紮營到生火,甚至抓魚到烤熟都是我在處理的,請你偶爾也出點力吧,不要像個長不大的小孩。」雖然語氣很平靜,但一旁艾茵十分擔心布列依斯手上那根被捏到隨時會斷裂的樹籤,但她不敢講。

「我有出力,譬如說在你忙碌的這段期間都是我趕走人偶身邊的魔物,是吧。」古魯瓦爾多看了一眼身旁的人偶,人偶猛吃著烤魚,也不知道是敷衍還是認同的狂點頭著。

艾茵有看到,不就是蝙蝠、鬼火那些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趕走的小魔物而已,根本是行保護之名行偷懶之實,但她也不敢講。

爭執還在繼續著,古魯瓦爾多最後不耐煩的從身後掏出一隻死兔子:「這個給你加菜,總可以了吧?」

布列依斯的忍耐度總算到了極限。

「茸兔是有毒的生物,你再沒常識一點啊──!」

半小時候,古魯瓦爾多和艾茵與人偶得到一盤清過魚刺的魚肉;還有處理好剛烤熟,香噴噴無毒的兔肉。

布列依斯先生雖然嘴上都會碎碎唸顯得很不耐煩,但是卻從來不會抵抗過古魯瓦爾多先生的要求呢……艾茵心想。看著眼前的食物,摸摸已經吃得有些飽的肚子,卻又無法拒絕經過那麼仔細與費時所處理出的料理,只好默默的一口又一口吃了下去。

真的令人無法理解的關係。

* * *

深夜。

艾茵揉揉沉重的雙眼,爬了起身。

身旁的大小姐睡得很沉,她幫她蓋好了棉被,決定出帳篷在附近散個步。

晚餐吃太飽了難以消化,加上男生們又不讓她一起加入夜間守衛的工作,令她感到有點愧疚,或許去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也比較過意的去。

夜晚的空氣冰涼,吸入肺裡讓人有股瞬間清醒的感覺,微風吹過樹林發出細微的沙沙聲,還有大地與青草的味道,夜晚寂靜的像是連魔物都沉睡了,至少在她看得到的範圍裡都沒有什麼可疑的生物在窺伺著他們,讓她感到安心。

不禁想起雖然印象模糊,卻又讓人無比思念的家鄉。

艾茵的腳輕輕踏在草地上,刻意讓腳底板感受泥土的冰涼與草撫過刺癢的感覺,不遠處的營火閃爍著火光,布列依斯與古魯瓦爾多倚靠著樹幹,沒有發現她。

她豎起頭上的雙耳,抖動了一下,沒有聽到二人有任何交談,貓似的腳步安安靜靜的又向前靠了幾步。

啊,睡著了,她嘴無聲的喃喃自語。布列依斯以坐著的姿勢,倚著樹幹與劍,而眼睛是闔上的。或許是早上過於勞累,又或許是輪到他可以休息的時間吧。少了平時一臉嚴肅的樣子,布列依斯睡著的容貌似乎又多了一絲放鬆與安寧,就連女性的艾茵都不得不承認他有著一臉秀氣中性的美麗外表,讓人瞬間心動。

坐在旁邊的古魯瓦爾多則是用樹枝翻著營火,好讓空氣流通一些,然後他仰望著星空,接著又低頭看向一旁睡著的夥伴。

然後艾茵看到古魯瓦爾多撩起布列依斯的一撮白髮,細細的在手中搓磨,然後一路順到髮根,放下。

他重覆了這個動作好久次,從頭到尾都溫柔的讓人感覺不到,布列依斯依舊沉睡著。

微風撫過了整座樹林,帶來生物的氣息。

古魯瓦爾多猛地回頭,看到滿臉通紅又尷尬,支支唔唔不知該說什麼的艾茵。

快去睡。本來還窘到想挖地洞鑽進去的艾茵看到古魯瓦爾多這樣無聲的說著,嘴邊還帶著淺淺的笑容,溫柔到像是月光照射下錯覺。

她看呆了,以至於站了幾秒鐘之後,才回過神慌慌張張的跑回帳篷裡面。

艾茵忽然能理解了一些事,那就是對於孤獨的王子殿下來說,他所等待的人是怎麼樣的一個存在;以及那個存在是怎麼樣的理解對方的孤單,進而做出的回應。

那的確是種容不下第三者的牽絆,令人羨慕的牽絆。

* * *

四個人站在一座建築物前納悶著。

「這就是那個吧……」布列依斯皺著眉頭,不確定的問。

「我覺得……很像。」艾茵也是困惑又不確定的回應著。

「嗯。」然後是古魯瓦爾多言簡意賅的發言。

眼前的廢墟雖然破舊,但無論外觀還是擺設,都顯示著他是連隊的建築,就算他們尚未取回記憶而印象模糊,也不會錯認。

一旁的人偶倒是不怎麼吃驚:「星幽界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啊,有時候會反射著人間的人事物,亦或是顯現人們的思念,你們不就一路上遇過和你們一模一樣的思念體嗎?」

「的確……也就是說,這麼關鍵的建築物裡面,有可能存在著我們過去的回憶囉?」艾茵回頭爭取兩個同樣對連隊有所反應的同伴的認同,而他們也點了點頭。

人偶似乎很感興趣,拉著艾茵在偌大的建築裡奔來跑去,另外兩個大男人可沒像他們如此放鬆,提防著不知何時會出現的危險,一邊確認對於那邊有無印象。

「訓練場。」

「嗯。」

「飯堂。」

「嗯。」

「休息室。」

「嗯。」

「交誼廳。」

「我看得出來。」

「你可不可以除了敷衍之外給點不一樣的反應?」

「……」

然後遠處小小的人偶噠噠跑來,撲進布列依斯的懷裡,滿臉興奮的樣子打斷他欲發作的怒火:「我們找到訓練生的寢室了,快來看看!」

他們走進另一棟建築裡,靴子踩在積滿灰塵的老舊木地板上,發出承受壓力的吱嘎聲;空氣中傳來一股霉味,幸好還不至於重得令人無法忍受。

房間幾乎都是空的,沒有個人用品可以判斷曾經住過什麼人,只剩下最基本的桌椅與床具,而就房間大小來看,連隊對於新生的生活品質還算顧的不錯,寬敞不擁擠,就連採光也很好。

他們在走廊上經過一間又一間房,布列依斯突然停下腳步,向後退了一點距離,停在一間房間門口;其他人湊過來看,覺得這房間和其他並沒有什麼不同。

他沒有說話,走到一座床的床邊,納悶的看著;艾茵正想開口,卻被古魯瓦爾多按下肩頭打斷了話。然後布列依斯將手放在床板上,依手的寬度為單位,數著數著,突然間就用劍鞘在脆弱的木板上戳了個窟窿,連地面都凹出了個洞。

布列依斯將手探進洞裡,拿出了一個鐵盒。

鐵盒的出現證明這房間曾為布列依斯所有,所有人都為這個發現感到振奮,布列依斯也是帶著有點期待又不安的表情捧著鐵盒,待情緒冷靜後才緩緩打開。

盒子內是滿滿的信件,依粉色系列的信封來看,寄信者應該是位女性。

在布列依斯的許可下,人偶與艾茵幫忙拆信,只有古魯瓦爾多坐在一旁的床板上觀望。但三人忙了一下後,才發現這是個徒勞無功的舉動。

信件裡的文字與其說是墨漬淡到分不清楚,不如說是根本沒有完全反射現實的空紙張,只能從模糊不清,但開頭結尾都筆跡一樣的收信人與寄信人中得到「哥哥」、「梅莉雅」這兩個線索。

布列依斯捏著信紙的手垂了下來,臉上的笑容帶了一些落寞,但很快又打起了精神:「起碼知道我有妹妹了,這樣也算跨出一大步了吧?」

艾茵慌慌張張的想說點什麼安慰的話,卻又不善言辭的結巴,只好順著他的話回答:「搞不好以後我們會找到更多關於妹妹的線索,一起加油吧!」

人偶還在繼續好奇的望著鐵盒,小小的手伸到最底層捏住顏色突兀的藍色信封然後抽出,一些小東西隨著人偶的動作從信封裡掉到地板上,敲得木頭喀喀咖咖響。

聲音吸引了其他人注意,人偶彎下腰,撿起滾到她腳邊的原形物體:「鈕扣?」

而且是最普通的,豪無造型的陽春鈕扣,令人費解。

古魯瓦爾多出聲了,他抓著人偶的雙手,像拎娃娃的把人偶抓到懷中,淡淡的阻止:「不要隨便拿,這或許對他來說很重要。」

罕見的舉動,但人偶沒有發現,只是點了點頭將鈕扣放到布列依斯手裡,讓他觀看。

撿起四散的鈕扣,數了數正好有七顆,布列依斯仔細確認過藍色信封後,還是沒有發現什麼信件與其他線索。照他對自己的了解,這鐵盒應該是放置家人寄來的信的重要收藏,鈕扣應屬日常類的消耗品,不會收納在盒子裡的。

他就算想破頭,也想不出這鈕扣的來歷,只好抬頭詢問坐在對床的古魯瓦爾多:「你有什麼看法嗎?」

古魯瓦爾多紅色的雙眼凝視著布列依斯,兩人互看了許久。

「我沒有看法。」他說,接著漫不經心的將手肘靠在床頭,撐著頭從窗戶看向天空。

然後布列依斯將鐵盒收好,小心翼翼的放回洞裡,將鈕扣放進信封,放入隨身的袋子中。

「走吧。」他說。

不要留戀,不要迷惘,繼續向前,才是取回回憶的最好方法。

他們準備離開了這座令人既懷念又陌生的廢墟。

而艾茵卻的的確確的看到古魯瓦爾多在布列依斯收好東西時露出了一絲淺淺的笑容,淺到正如那晚的月光一樣,平靜得宛若錯覺。

古魯瓦爾多血色的瞳孔瞄了一眼身後的獸人少女,眼神並不是平時盯著有興趣的獵物的眼神。

別對他說。

那眼神如此說。

艾茵只能頭回應。

* * *

在古魯瓦爾多剛甦醒的回憶中,那時,他們還如此年輕、青澀,幼稚到不知世界有多高,天地有多大。

古魯瓦爾多正在成長中的腳所踏出的每一步步伐,都像豹類一樣輕巧而充滿力量與彈性,他走進了房間中,一件屬於他的制服和欲縫上的鈕扣扔到了室友的桌上。

「釦子掉了,幫我縫。」他平靜的語調用著命令句代替請求,毫不客氣的對著室友說。

而他的室友總是會嘮叨著一些無關緊要的話,一些回想起來,當初會覺得很煩,現在反而會覺得微不足道而輕輕一笑的話,然後拿出抽屜裡的針線盒。

然後隔天,古魯瓦爾多的制服就會斬新而整齊的放在他的書桌上等待主人穿著,只是原本該有扣子的地方,依舊空著。

古魯瓦爾多左胸第二顆鈕扣的位置,足足空了連續七天,直到生活輔導官把他們叫去問話後才停止了這樣的狀況。

他沒有在意輔導官的質問,或許該說他沒有在意過任何人的批評,倒是回到寢室後又被室友批了個狗血淋頭。

被罵了,卻又感到無比安心,因為他理解了他,收起了他一生中送出的最珍貴的禮物。

那時,他們好年輕好年輕。

年輕到連愛情都不知怎麼開口,連他的室友都沒有出聲給予任何回應。

但他室友的的確確是將那些東西好好收藏著的。

直到死亡也依舊不滅。












--

雖然整篇下來都沒有真正的告白與我們交往吧諸如此類明顯的表態

但是左胸第二顆鈕扣私以為是光影組最大限度了

畢竟他們都走低調路線的但還是連續COMBO7次是怎麼回事

對王子來說他只要知道布列有好好收下他的心意,就連死後也一樣他就很滿足了吧

雖然在這裡是設定布列沒有想起來,只是下意識的想帶走而已

不用人家回答說OK,或是做出類似的舉動,只要對方繼續願意接納與包容他,他就會很安心了

這裡是對愛情如此卑微又期待的古魯瓦爾多,希望能夠喜歡這樣的小王子設定!(´艸` )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2014.01.12 | | 留言(0) | 引用(0) | 羅亞特先生的少女王子♪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

啪咑啪咑

Shashaoooop

Author:Shashaoooop
一顆馬鈴薯的土坡

羅亞特先生俱樂部本會♪

也許是個會被遺忘的小角落
也許是個和小天使一起縮著的溫暖被窩

謝謝來訪,歡迎指教
ヾ(*´∀`*)ノ

Unlight中毒役
主食砂鍋丸子
皇帝與哥哥推廣中

馬鈴薯食用手冊

腳印子

來和我一起走吧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Plurk

月曆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