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王子,afternoon tea

BZ債,砂鍋丸子,星幽界設定,輕鬆向

TAG:蛋糕/討厭甜食

OOC有ㄅ









>>正文開始>>








「是王子殿下啊,真是稀客。」

侍者清亮的聲音輕輕點醒了古魯瓦爾多,回神後他瞅了瞅四周,自己正在進入暗房前的一個小廳堂裡,擺置一張有著精緻妖精雕刻的玻璃小圓桌,和圓桌成對的四把椅子,壁櫃上擺滿了大大小小的各色瓶罐,將水晶燈的金黃光芒折射成各種色澤的細輝映在暗紅色的絨布地毯及貼著玫瑰花紋壁紙的牆上。

站了一會兒後聽見玻璃碰撞的細小聲響,轉過頭見著粉綠髮色的侍者正往玻璃圓桌擺上一組精緻的杯盤組。

沒做多想,古魯瓦爾多跨步就要離開。

「殿下請留步,」侍者叫住他,古魯瓦爾多微微回過頭,眼角餘光所落之處是侍者一貫的溫婉微笑:「如果殿下不嫌棄的話,願意賞個光和布勞一起飲茶嗎?」


*


關於古魯瓦爾多正坐在自己面前,翹著腳,手托著平靜無波的臉,擱在桌上的那隻手,指頭毫無規律的輕敲透明的桌面這件事,布勞除了驚訝還摻了些微的驚嚇。剛好想要泡最喜愛的紅茶來紓解一下工作上的疲勞時,他這位王子殿下意外地踏進侍僧平時或待命或休歇的小空間,基於禮貌性,布勞便在古魯瓦爾多看似要離開時遞上邀約,原以為以自己對古魯瓦爾多的了解,他應該會直接地拒絕,甚至毫無反應地離開。

布勞瞄了一眼古魯瓦爾多瞬也不瞬盯著自己的一雙寶石紅,提著壺把的手有些抖。

等待茶葉在燒熱的水中恣意舒展出晶瑩的色澤的時間,布勞轉身從櫥櫃裡取出一只白色的盒子:「殿下有特別偏好的口味嗎?」盒子被揭開後,是各種各樣的蛋糕排列,有勾勒精緻奶油雕花的,撲滿果醬餡的,各色的水果在奶油餡裡依偎成花朵,還有被巧克力碎片包圍的......

對面灰色的頭顱以微小的幅度表示沒有意見。

侍者暗自吞了吞口水。這下可糟了,萬一撿了個王子殿下不慎滿意的口味可怎麼辦呢?

琥珀色的眼珠子來回躊躇著,視線餘光裡依舊是古魯瓦爾多半掩而深沉的腥紅色。布勞,自己造成的局面要自己收拾啊!腦海裡一瞬間閃過時常與王子殿下並肩的一抹虹影一一要是布列依斯先生在這裡就好了。當然,也不過是眨眼就過的想法。

身體由巧克海綿蛋糕和梅果醬堆疊起來,上頭是被奶油環繞著晶瑩的覆盆子餡,深紅色的果醬中斜豎著一片素雅的稜形牛奶巧克力片,在有著紫藤花邊的圓盤上熟練的用巧克力醬畫上幾筆,布勞小心翼翼地將蛋糕端整地放上去,然後另外撿了一塊乳酪蛋糕放進自己的盤子。

將壺蓋打開來,檢視在燈光及白色壺身的折射下紅褐色液體的色澤,布勞滿意地點點頭,蓋上壺蓋。侍者移動到古魯瓦爾多身旁,將巧克力覆盆莓蛋糕擱在王子手邊,然後手巧純熟地將紅茶注入茶杯裡。

「請用,是大吉嶺。」戴著白色手套的手掌心向上恭敬的輕輕一擺,布勞一邊走回原位一邊介紹桌上擺置的瓶罐:「這是白砂糖、這個是楓糖漿,還有這瓶是牛奶,殿下可以依自己的口味做變化。」

布勞拉開椅子坐下,抬起頭來時古魯瓦爾多已經調整姿勢稍微坐正了,還帶著墨黑半指手套的手正勾著杯子纖細的耳把將杯子提起。

一一果然到底還是個王子,此刻的舉手投足依舊不離生在王室所受的影響。布勞眨眨眼睛,他無法忽視對面默默散發出優雅的,沉靜的氣質,;與他印象中那個冷漠的、尖銳的、瘋狂的,在戰場上一眨眼就能如入無人之境的黑王子古魯瓦爾多完全無法相合。以獵殺為旨的黑豹也是有舉止輕慢而優雅的時候呢。

注意到赤紅色的視線時,侍者才驚覺自己已經盯著古魯瓦爾多看好半晌了。真是太沒禮貌了啊!布勞趕緊低頭,抬手拉拉衣領,古魯瓦爾多再度進入視線時,他已經將杯子放回有著深色玫瑰圖樣的杯墊上。

「啊......殿下還滿意嗎?」布勞強制冷靜自己後,有些怯怯地開口,雖然對自己的手藝有一定的信心,但面對一個生前貴為一國王子的人,這樣的信心多少還是被削弱了一些。

古魯瓦爾多沒有回答,他的眼皮依舊半遮著一雙晶瑩的紅,他伸手拿過裝著白砂糖的白瓷罐子。

接著,古魯瓦爾多的舉動讓布勞不禁瞠目。

一匙、一匙、再一匙、還要一匙......布勞幾乎不敢去數古魯瓦爾多舀了多少次滿滿一匙的白砂糖,他完完全全沒有料到,布勞有種獎勵遊戲猜小卻骰了大的感覺一一原來黑王子古魯瓦爾多,是甜食黨啊。

這個世界果然很有趣呢,是否?


*


古魯瓦爾多並不是因為真的想品茶或什麼的才坐在這裡。說實話只不過是因為這幾天外頭的天氣太過炎熱一一星幽界的氣溫通常是偏低的,也許是因為那個骷髏魔女的法術失衡了吧,才會造成氣候忽然變化。古魯瓦爾多實在不想走幾步路就滿身濕黏,那樣的狀態下他一點戰鬥的興致都沒有,因此他拒絕了小小人偶的召喚而留在宅邸裡。

他原本應該在地下室進行其他喜歡的事。例如將新狩的獵物做成標本,或是用利刃剖開,他會撫摸那些血淋淋的肌肉組織,讓神經末梢傳來它們的濕潤和彈性,然後再將它們攔腰斬斷,切斷的瞬間它們的收縮與彈跳讓殘餘在生物體內的血液噴濺,灑滿手術台和古魯瓦爾多的衣裳或蒼白的肌膚上。

這多少能彌足一點,雖然與直接以劍刃砍殺的感覺還是差異甚大,事實上完全無法相提並論。

但令人不快的是,他才打開暗室的門,背後就傳來布列依斯的聲音。布列依斯說要大清掃一下宅邸,包括古魯瓦爾多位於地下室的專用空間。古魯瓦爾多並沒有因此和布列依斯起爭執,他只是默默的將暗室的門帶上,他知道在這件事上跟布列依斯吵是沒有用的一一當然他也沒興趣吵,他僅僅是用眼神表示不滿後便越過布列依斯離開現場,沒有理會布列依斯的叫喚聲。

之後他到處走動,想找個安靜的處所,但無所事事的王子發現就連一向冷清的庫勒尼西的書房都有人帶著手套口罩在清掃。至此,王子也只能微微垮下肩。

總之他繼續毫無目的的行走,最後進了這個小地方。

不知道是第幾匙的砂糖溶入紅褐色的茶中,古魯瓦爾多將糖匙放回瓷罐裡蓋上,用自己的銀製茶匙攪拌,他再度用另一隻手托著臉頰,視線依然低垂著。王子百無聊賴地讓手腕做著旋轉的動作,他似乎聽到布勞試著同他說話,但王子並不是很想回應,內容大概是大小姐如何如何的吧,他認為已經發生的事情再拿出來討論沒有任何意義。

糖分早就已經與紅茶溶成一體了,但古魯瓦爾多還在攪拌著,好似陷入一種輪迴。他的意識漸漸遠飄,不再接收外界的訊息。剩下三分之一的一雙寶石紅盯著紅褐色的漩渦中心,像是被海流席捲進去,動也不動。

壁上的木製掛鐘指針走了未知的格數後,一抹紅色的殘影拂掠過視線,古魯瓦爾多才緩慢的抬起眼皮。

少年侍僧不知何時離開了,也許是剛才吧。古魯瓦爾多微微直起上身,他瞇起眼睛,看著正將原本侍者的座椅往自己這邊拉的男人。

「......」布列依斯將椅子放在古魯瓦爾多的右手邊的位置,坐下。然後替也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第三組茶具添滿色澤美麗的大吉嶺紅茶和放上水果蛋糕。古魯瓦爾多注視著儀容端整的銀髮男人動作,卻在布列依斯藤紫色的眼睛看向他時,別開了臉。

古魯瓦爾多聽到布列依斯小聲的噗笑,然後視線裡出現了一隻銀匙,往他的茶杯裡,在恢復平靜的紅褐色液體面上輕點。古魯瓦爾多稍稍揪起眉頭,他抬起下巴斜斜的看向布列依斯,銀髮男人將沾了他的紅茶的銀匙放進嘴裡,嘗到味道後,立刻笑彎了一雙細長的眼。

「布勞一定很意外吧,」布列依斯的聲音帶著濃濃的笑意,他拿過糖罐,舀了一匙,「通常都會以為你討厭甜食。」

殊不知隆茲布魯的三王子殿下是個愛好甜味的人。在久遠的生前,布列依斯發現這一點時,也同樣的驚訝。而現在這樣人高馬大的古魯瓦爾多,仍然不脫生前的習性,讓布列依斯覺得意外的可愛。

啊,當然,王子殿下最愛的還是另外一種的腥甜吧!

果不其然得到了王子的一聲冷哼。布列依斯的嘴角維持著微微上揚的弧度,然後述說宅邸在部分人的協助下,已經煥然一新。聖女之子也帶著今日出戰的戰士歸來了,正開心的蹦跳著。

沒趣地接收著布列依斯扔過來的各種消息,啜了口吸飽糖分的大吉嶺,杯緣才與嘴唇分開,古魯瓦爾多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眼眶忽地放大,他往右手邊瞧過去:「......地下室...」

「?」布列依斯回望了疑問的視線,他放下茶杯:「都清乾淨了,連同你那些亂七八糟的標本......」

杯子與瓷盤碰撞發出刺耳的聲響,然而在古魯瓦爾多發出他略帶怒氣聲音之前,原本安歇在未動分毫的蛋糕上頭的牛奶巧克力片先一步制住他的舌尖。「都扔了,如果這麼說的話,你會生氣吧?」夾著巧克力片的食指與拇指擦過古魯瓦爾多幾無血色的嘴唇,「你的東西都好端端的,只是稍微整理一下順序跟擺整齊而已。」

「......」動了動舌頭,讓唾液分泌出來分解帶著奶香的甜味進而擴散在口中。
「不過說實在,還是有太多應該要處理掉的東西......」話還未盡就接收到腥紅色的瞪視。布列依斯不以為然地聳聳肩,他回看過去,古魯瓦爾多便將臉別開。他抬手托著下顎,視線凝在正嚼著甜食的王子。後者並沒有理會,逕自拿起銀叉俐落地切了一小塊巧克力覆盆莓蛋糕。

布列依斯忽然稍微站起來讓上半身前傾過去,剛才捏著巧克力片的手湊過去貼上古魯瓦爾多的右臉頰然後滑到耳下扣住,施了點力阻止王子因為受驚而向後退縮的動作。唇瓣貼合在一起時,被切下來的一小塊蛋糕直直地倒在瓷盤上。輕輕點蹭了幾下後,被親吻的人有些猶豫地微張開嘴,他搧動長長的睫毛,一雙寶石紅色的眼透露了讓布列依斯有些意外的挑釁般的邀請。




他們開始有些黏膩的深吻,相互逗弄翻攪柔軟的舌。片刻前被餵進口內的巧克力還殘餘著奶香,混在彼此的唾液裡,香甜的味道似乎更加刺激了感官,布列依斯擱在古魯瓦爾多頸側的手開始不住地磨蹭敏感的皮膚,掌心會傳來微微地顫慄。古魯瓦爾多放開了捏著叉子的手,轉而揪住布列依斯梅紅色的領口......








「哦?有新戰士要被喚醒了是嗎?」
「嗯,聖女大人那邊捎來了消息,另外暗房部份內容也需要調......」


「......」
「......」布列依斯挪開了手,古魯瓦爾多卻更加緊捏著衣料,幾乎快將之撕裂。













「呃,真、真的萬分抱歉......!」粉綠髮色的少年侍僧與銀髮的戰士意外有默契地異口同聲。

門邊的褐髮侍僧嗤的一聲笑了出來。




fin.












---
布列壞掉了(O(?
對不起我根本在搞笑啊XDDDDDDDDDDDDDD(淦你也知道
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太甜了我寫不下去XDDDDDDDDDDDDDD(哪裡不對
不行啊這種氣氛超不適合他們的我真的快笑死了←←←
其實我真的想破頭了,蛋糕甜食什麼的(爆
因為下意識覺得布列和王子都不太吃甜食,不過都不挑食
有什麼就吃什麼,不要太難吃他們都嚥的下口,不會特別討厭或喜歡某種食物
本來想寫寫連隊時期的小布列跟小王子,可是卡住後就杳無音訊了←←←希望以後能補完(ㄍ
最後讓王子擔當了超級甜食黨←這樣意外的可愛啦可是好像還是哪裡不太對ryyy
生產過程還不小心開啟了王子布勞的大門超糟糕的我←(?
我也想喝布勞泡的紅茶!!!←
其實布列只是覺得王子很可愛很可愛很可愛(為何要重複三遍
然後想親一口而已然後就ry
就當作是蠢蠢的可愛日常篇吧(淦)布列依斯UCCU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後不用懷疑,王子睡著了www
OOC真的很對不起痾O...<-<(爆

大概是附圖(?
.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2013.09.01 | | 留言(0) | 引用(0) | 童話裡的秘密森林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

啪咑啪咑

Shashaoooop

Author:Shashaoooop
一顆馬鈴薯的土坡

羅亞特先生俱樂部本會♪

也許是個會被遺忘的小角落
也許是個和小天使一起縮著的溫暖被窩

謝謝來訪,歡迎指教
ヾ(*´∀`*)ノ

Unlight中毒役
主食砂鍋丸子
皇帝與哥哥推廣中

馬鈴薯食用手冊

腳印子

來和我一起走吧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Plurk

月曆

09 | 2018/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count